少年不识愁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灵洋]万物皆苦

还是昨天半夜写的东西。边写边用手机翻微博看以前的糖和瓜……写的胸口闷。

希望他们都好好的。

半现实,清水暧昧ooc。


啊对了,要是周五他们都进了决赛,我就开车,想好名字了→《哥哥是甜的》



人生来就是苦的。

十五岁灵超这样在日记本上写到,他停下笔想了想,又提笔开始写。

但是有糖的话生活会变甜。

 

1.

灵超是真的喜欢糖,这是全坤音都知道并且认同的事情。不管是谁,只要是想找弟弟办事或者不小心惹着了弟弟,话不多说,一包糖掏出来就够了。

而全公司里,木子洋是用糖诱惑弟弟用的最熟练的一个人。

衣服太多不想折,掏出一盒巧克力就开始使唤小弟;搞事情害弟弟被罚,一条太妃糖已经塞好在衣袖中;天气太冷还要出门买东西,一句弟弟我们去买糖脱口而出。

灵超明白木子洋的套路,但他就是会乖乖地跟着木子洋的步调走。

卜凡逗他:“哎,你怎么就那么听你洋哥的话呢?”

灵超骄傲的一昂头:“我那是看在糖的面子上。”

岳岳在一边打岔:“嘿那我给你糖的时候,你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呢?”

“嗯……”坤音最小的孩子陷入沉思。

他想说,洋哥拿的糖是不一样的。那样的话,卜凡和岳岳大概要问哪里不同。难道我要告诉他们我觉得洋哥的糖比较甜吗?灵超忽然陷入忧郁,想也会知道两个哥哥会起哄成什么样。

事件的另一个主人公救了他,木子洋把人往怀里一薅,便用一种霸道的姿势宣称道:“承认吧,我小弟就是更喜欢我!”

灵超三个哥哥就这样就弟弟最喜欢谁的话题打闹起来,没人发现被木子洋搂着的弟弟从耳尖到脖子都红成粉嫩嫩的颜色。

 

2.

灵超听说要去参加封闭式节目的时候第一件事情是拉着他洋哥去采购糖果,他们住的城乡结合部已经十分偏僻了,但据说这次要去的节目基地,方圆百里之内只有一个小卖部。灵超惶恐而害怕,万一小卖部里没有自己喜欢的糖怎么办?

如果是几个月后已经在大厂待过一段时间的灵超,他就会用这样一句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就很bad。”

可惜灵超不知道,他还不知道更bad事情还在后面。

节目组在他们搬好行李开始收拾宿舍的时候,就开始派工作人员带着摄像机开始采访,为不知道时长的节目开始做素材收集。

几个人浩浩荡荡的拎着塑料箱子扛着摄像头在混乱的宿舍楼道中走来走去。路过坤音四人的宿舍间的时候被堵在门口高高大大的卜凡一眼吸去目光,几人一下就钻进本来就有点窄的宿舍中。

采访的小姐姐拿着资料表翻,对着人认脸,给是三个哥哥提了几个有趣的问题后又去瞅最小的灵超,白白嫩嫩的小弟弟搂着包乖巧的看她。

小姐姐瞄着表就问灵超带了多少糖来,不懂套路的弟弟炫耀一般的掏出自己的糖果袋子,结果一句这是我洋哥给我买的还没出口,编导就伸手过来。

“没收!”

“啊?”十几岁小孩的反应迅速,“没有,什么都没有。”一边否认着一边找着能塞糖的地方,掀开自己的卫衣就往裤子里卡。

木子洋也伸手帮他藏,一米八八的大个子由更高的一米九二掩护,一半的糖包塞自己的肚子前,还有一半塞卜凡的背后。

编导走了以后,灵超拉开椅子一下摊在椅子上,掏出小袋子开始数存货,边上卜凡木子洋也拉出被塞的糖果给他,摆在桌子上一看,原来的一大包零食就剩一半。

灵超委屈,灵超难过,灵超只想吓鸡。

木子洋揉一揉他的头,翻出来被塞在行李箱角落都变形了的人形娃娃,拉开背后的拉链给他看,毛茸茸的毯子中间塞满了糖。

灵超兴奋地跳起来,给木子洋一个大大的拥抱。木子洋扛着人往上一颠,跟着转起圈来。

灵超的脸埋在木子洋的肩窝里,没人注意到灵超是深深呼吸木子洋气息的样子。

 

3.

以前那些选手比赛节目是怎么样的心情呢?灵超忽然在想。

此时正是到了赛程中六十人进三十五人的宣布现场,不到三个月时间,这个大厂房里的宿舍就要空掉一大半,这离别的速度比灵超以往读书的时候快很多。

他有点不知道如何调节自己的心情了。

坤音开始参加节目的时候是没有想到自己能在大厂里待那么久的。木子洋拉着灵超和他说哥哥带你去见见世面。岳岳也说我们就当出去玩一趟就好。卜凡则说弟啊没事的,等我们回来的时候,我带你去吓鸡。

结果本来打算一轮游的他们走到了第三轮,向第四轮进发。

木子洋的排名出来了,二十名。岳岳十八名。卜凡的高一些,第十名。灵超乖乖地站上前九的位置。

张艺兴老师问他有什么感想。灵超才从前人的思索中回过神来。

“我想说的可能和别人不太一样……”灵超不知道自己张嘴说出的是什么,他心情有点糟糕,说的话全凭一种直觉。

“……这个比赛变得越来越冷清了……”他觉得木子洋应该是在背后看着自己的。

站在二十名意味着什么。大约是只要有一个人往前一步,他洋哥就不能陪他去小卖部买糖。十八名的话是三个人……灵超想了很多,但一句都没说出来,他说出口的是另一番话,像孩子一样天真温柔的话。

他没说自己其实很自私的有过只要哥哥们能一直陪着自己就好的想法。

等排名结束以后,灵超还没从上位下来,木子洋的长腿一迈,两三步就已经到他的身边,比卜凡还快,将他搂在怀里。

灵超靠在他身上,那些想法又全都不见,只闻到甜甜的糖味。木子洋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太妃糖已经塞进他的嘴里。

灵超吃糖快,几下就咬破太妃糖的外壳,巧克力味的夹心漏出来,有点苦。他的眼压在木子洋肩上,岳岳拍他的肩,他觉得自己脸上大概是白的。

白的吓人。

 

4.

灵超吃糖的量开始翻倍往上走。

他自己没发现这件事,会好好盯他不能吃太多糖的岳岳已经到boomboomboom的练习组里了,而边上那个只会哄弟弟吃糖的木子洋一点作用都没有。

属于他们的歌曲要开始公演的时候,灵超又开始摸糖。

木子洋坐在陈立农旁边,和他隔着一个位置,两个人聊得兴高采烈。灵超没看他们,却也因为没事做把所有话语都听进耳中,不管是互相夸奖还是互相道歉他都听了进去,但是要去细想内容却又想不起来。

听到一半他起来去拿了棒棒糖,那是不知道哪个小姐姐拿进来的,像小卖部里那种插着棒棒糖的罐子,拿了一大罐放在休息室里。

硬糖难咬,但是灵超却吃的飞快,一分钟没到就把棍子丢在了一边,将糖咬的嘎嘣响。他在口袋里塞了很多根,倒是不用再起身去拿了。

棒棒糖的糖纸被他握在手里,一直握到出汗的时候,旁边的人好像换了座。灵超扭头去看,正好见到木子洋伸手出来。他将手上带着汗的糖纸都塞到木子洋手中。

他洋哥看看手上的糖纸又看看他。

“你怎么吃了那么多啊?”木子洋有点惊到。

“……嘴巴里苦。”灵超沉默一会才回答。

木子洋不说话,站起来先去将糖纸丢了,才又回来坐下。他坐下以后,伸手将灵超空掉糖纸的手握住,一遍遍的在他手心画人字。

灵超有点痒,缩几次手没缩回去,也就一直放在木子洋手中。

工作人员来通知他们fireworking组候场,木子洋这才放开灵超的手。灵超走在暗色的走道中,虚虚握手,觉得手心空空。

他倒是没想到,候场等安排的时候,木子洋又越过陈立农抱住他。木子洋低头,正好能将他们两个的额头互相抵住。

灵超清楚的闻到木子洋呼出的空气,不用深呼吸。

“弟弟,不怕。”

“走吧。”

灵超的心忽然定下来,他的脸没有变红,也没有变白,很镇定。

“恩。”

他们一起迈向舞台。

 

万物都是苦的。十七岁的灵超在日记本上写,他没有迟疑,流畅的往下写。但他是甜的。

 


评论(7)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