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识愁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中华刀剑拟人录]巧克力

之前参加中华刀剑拟人企划和 @湮木一 的儿子的情人节的短篇,随便看看就好,憋较真。



. 

寒潮过去天气又开始慢慢的暖和一点的时候,西方情人节到了。

这个节日本来是和刀剑们没多大关系,却耐不住不知是某些心热还是嘴馋的人,香甜的味道混在偶尔会出现的汤药苦味中从厨房飘散开来。

 

窦缴本来也是没记起这种节日的,也没有什么进厨房的想法。只不过他晨练时燕奴特意过来叮嘱过,厨房里有他的汤药,他才有心思在晨练完赶去取药。

推开大门第一个见着的却是悬翦。

他坐在小板凳上,左脚脚边是半塑料袋的板栗壳,右脚脚边是半碟子剥的完好漂亮的板栗,两膝间夹着的框子里的开口板栗也只剩下一半,听到推门声仰着头看过来,嘴里就冒出来一句:“早啊小豆角。”

“你早。”窦缴点点头回应,“这是?”

“我这是……”悬翦拿起一个开口板栗低头折腾,又抬起头来,冒出没头没脑一句话,“你来了正好!”凑到他脚边拱板栗碎的饨宝被吓了一下,一屁股坐在地上。

 

今日是情人节。

窦缴将最后一口汤药吞下,放好碗,又扯扯袖子,就去揭灶上的锅,甜腻的味道扑面而来。苦味还赖在喉间的窦缴让这反差味道一熏捂嘴就忍不住干呕一下。他喝口凉水平复好自己的感觉,拿勺子搅拌起这一锅巧克力来,粘稠的液体被拌出来涡旋的形状。

旁边在碾碎板栗的悬翦探头过来瞧一眼:“看上去是差不多了。”

“恩。”窦缴把火旋小,然后从柜子中拿出第二个锅来,准备给帮悬翦弄一下栗子馅。

悬翦在折腾情人节巧克力,据说整个铸魂乡都有份。

“不过栗子夹心的只要做一份就可以了。”悬翦拿出模具,舀出一勺巧克力酱倒了下去。他眨眨眼,“夹心的我也是第一次,你帮我一下吧。”

窦缴给一锅栗子加了水,皱眉思考……夹心巧克力,大概是和包子一样的做法吧。

 

自然不是和包子一样的做法。窦缴洗着一手黏糊糊的巧克力浆,然后看着悬翦用筷子将一颗颗用栗子粉做的小圆球戳进灌好巧克力的模具里。

“这样子应该没问题了。”悬翦端起盘子来,“谢谢小豆角,那边剩下的原料你拿去用吧。”

“恩?”窦缴不解的向悬翦投去目光。

“这是要给心爱之人送巧克力的节日。”悬翦用手肘顶他的手臂,“不是么?”

心爱之人……窦缴低头看洗手池,装汤药的碗还没洗起来,里面的黑色药物已经被巧克力浆取代了。

心爱之人。窦缴嘴角翘起一点,用洗净的手捏起悬翦让他帮忙给燕奴的巧克力,放到了饨宝的嘴边,啃着窦缴那份巧克力的饨宝抬头看他一眼,然后让窦缴揉了揉耳朵。

“吃吧,阿燕的我会再做的。”

 

燕奴喜欢吃甜,却不是越甜越好,巧克力也不是只要甜就够了。

窦缴小心翼翼的控制着量往巧克力浆里加糖,没两下就用筷子沾点来试味道。等彻底调好以后,饨宝已经窝在一边睡地打呼了。

“小家伙。”窦缴戳戳它的鼻子。

香甜的味道让饨宝忍不住抽了抽鼻子,睁眼就发现自己已经被主人夹在腋下出了厨房门。

“咕噜噜。”它从喉间发出含含糊糊的声响。

 

初春的阳光确实好,暖洋洋的。

窦缴抱着燕奴,燕奴啃着鱼干。

“刚刚不吃多点?”窦缴阻止燕奴另一只手给饨宝吃鱼干的举动,小猪仔刚刚吃午饭吃的可欢,肚子鼓鼓的。

“菜饭,不喜欢。”燕奴把两个鱼干放在一起,一同咬了下去。

窦缴揉揉他的头发,不再问什么。

今天不止是情人节,也是正月初七,有的地方有吃七样菜饭的传统。窦缴中午的时候是见着了那把刀剑豪迈的往锅里倒油的场景,出来的菜饭对燕奴来说自然是偏油腻了。

“……窦缴?”

“没什么。”窦缴低头,却见燕奴已经拿出第三块鱼干。

等他再吃完这块,窦缴想。

……

第五块已经被掏出来了。窦缴眼疾手快,那块鱼干已经被换成包装好的巧克力。

“情人节的巧克力。”窦缴温声解释,尾音不自觉地上扬,说明起情人节来。

“……给自己关心的人送巧克力,代表祝福。”

燕奴对着巧克力若有所思。

 

 

.

白天晒日光,晚上晒月光。

燕奴还是坐在下午那处,不过窦缴有事被叫走了,走之前用自己的披风把燕奴围上一圈。

可以偷偷吃点鱼干。燕奴想着,伸进小布袋的手里摸到的触感却是有点软。巧克力。

巧克力是下午吃剩的,燕奴沿着模子折腾出来的痕迹吃,正好留下正方形。不过现在这个正方形的边角已经变成黏糊的状态。燕奴好奇心被勾起来,伸手去戳,也亏他正好戳中那个要融未融的地方,上面留下个浅浅的指纹。

“会融。”燕奴说。和他下午做的那个一样,说明他做的是对的。

阴爻阳爻互看。

阴爻:你去吃口?

阳爻:不,会被丢出去。

然后两个一起低头,主人手上这个绝对比下午做出来这个好吃,不服不辨。

 

鹘叼着个方形盒子晃悠悠的从燕奴眼前飞过,包装眼熟。

燕奴眨眨眼,一下站起来。肩上的阴爻阳爻差点没站住,扭头看他。

鹘也吓得一晃,摆摆翅膀正面对上燕奴,可是嘴上叼着东西不好说话,空洞的眼中想表达的疑问情绪也不知道燕奴能不能收到。

——“……给自己关心的人送巧克力,代表祝福。”

“没事。”

谁都还没问出口呢,燕奴就已经小跑跑开,丢下两个字给三个一脸茫然的鸟。

瓦寺和达淳说笑着走过,瓦寺垂下的手里拿着两个方形盒子,包装眼熟。

鱼肠和神锋下棋,桌子上两个方形盒子叠在一起,包装眼熟。

福剑看见自己就伸手打招呼,手上还是那个包装眼熟的盒子。

……

燕奴由跑到走,走到高大的墙边,走到月光照射不到的阴影中,一直握在手中的巧克力好像又融化不少。

他刚想打开包装仔细看看,脚下就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熟悉的哼哼声响起。控制不住往前栽的身子撞进熟悉的怀抱中。

“怎么了?”窦缴的声音。

燕奴没来得及回答就看见窦缴衣服上被黏上一份熟悉的包装。

“……”

窦缴顺着他的眼神也看到自己的衣服了,他捏下包装,拿出手帕给自己擦掉衣服上黏着的部分,又掰开燕奴的手看有没有沾上巧克力。

燕奴也看自己的手,忽然就张口问道:“巧克力要送多少人?”

“看自己意愿。”窦缴回答,照着他下午那解释,燕奴有想送的人自然是不会让人意外,“我只有给你,悬翦倒是做了不少人的分量。”

“恩。”燕奴让他看完手,弯腰把饨宝抱起来,“我也只给你。”

“好,多谢阿燕了。”

两人并排,朝着月色如水的地方走去。

 

 

 

【超短小小番外!】

鹘用喙去啄包装,试图把丝带结给直接戳烂。

未果。

旁边坐的悬翦伸手去给他解,让没刹住嘴的鹘啄了下肉。

鹘甩甩头好像是吐口水的样子,甩完才问:“你做那么多巧克力干嘛?”

“恩?”悬翦几下就把包装拆个干净,一颗颗圆滚滚的巧克力露了出来,“顺手啊。”

鹘啄了几下,巧克力太大之被他折腾出来几个坑,他一边嘟囔着就你事多一边继续努力。

悬翦笑笑,说:“只有你的是夹心的。”手上还按住鹘正在啄的巧克力,给鹘出主意,“你变成人形来吃不就方便了。”

鹘想想也是,飞起来转个身就变成身着宽大衣袍的少年,捏起一颗巧克力就塞进嘴:“栗子馅?”

“恩。”悬翦点头,“好吃不?”

鹘撇嘴回答:“还不如直接吃。”手上却伸向了下一颗。

悬翦不回答,从包里又摸出一板巧克力来,说:“我有事出去一下,还有一个没给着,骨骨你帮我给下。”

“知道了。”鹘只是瞥了一眼,又把心思放回自己的巧克力上。

“回来给你带糖炒板栗。”

“哼,没有就啄你。”

 

完。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