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识愁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犬夜叉][杀犬]恋人养成守则(第五章)

这种戏好难啊,腔调都掐不出来了,就这样吧。

另外人物除了犬家三只都是我编的,我编的,我编的

别理我,让我静静。


  犬夜叉确实是个很漂亮的孩子。看着华服打扮的他,凌月仙姬不由得再次感慨。幼犬还未长开的五官十分精致,在这些日子的好好修养下,更加显得白嫩起来。

  “闭眼。”凌月仙姬抚了抚他的面,犬夜叉的睫毛扫过了她的手心。

  她见犬夜叉闭了眼,便执起了手边的狼毫笔,沾上了前些时候就开始准备的植物汁液。

  杀生丸在边上看着,他并不知道这些汁液有何用处,只能感受到上面有着微弱的妖力,这让他略得烦躁,不过面上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展开自己衣服上的皱褶。

  凌月仙姬瞥了他一眼,用自个的袖子掩了掩嘴角,然后用紫色的颜料在犬夜叉的眉正中点下,慢慢往上画出来了一条竖线。她用了柔的力道,画完以后再点了新的颜色,画上了犬夜叉的脸颊,边画边说到:“这花草汁水是我特地命人采来的,上面附有妖力。你妖力不足,我用一种手法替你涂了面纹,便让你看上去不那么弱。”

  犬夜叉支吾着应了一声,绷紧了脸担心不小心弄花了纹样。杀生丸则是直接站了起来,微微倾了倾身子,对凌月仙姬说:“我先前去。”

  凌月仙姬没看他,点了点头由他离开,却在他迈出出门时用戏谑的声音说道:“以前有人总是最后才愿意出场的呢。”

  杀生丸的脚步顿了一下,衣角拂过了门框匆匆的离开了。

  

  国宴确实是宏大的,花园中的流水席位摆开了大半个地方,妖怪们匆匆的赶了过来,侍从们从容不迫的上前领着他们入座。

  等座位基本满席,众人也都早已开始饮酒交谈,这时正是酉时过半了,钟声被敲响了起来,随着钟声进来了一列穿着粉衣的侍女,原先陪同众人的男女随从皆弯身退去。

  一位侍女站在了上位,撩开了早早立在那处的帘子,凌月仙姬走了出来,帘子马上被放下,凌月仙姬已经端端的坐在了上位的椅子上。

  众位大臣马上起身行礼。

  “免礼。”她说道,手小幅度的举起示意了一下后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之上,“今夜着实是个好夜,群星放光,也乃美景,不是么?”

  几个大臣不着痕迹的对视了一眼,便有一个发色灰白的老者上前应和道:“今夜确是美景,如此景色,再加美酒相伴,不是妙哉,老夫我先干为敬。”说着便是举起酒杯仰头喝下了全部的酒。

  “好酒量!”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众妖魔纷纷附和,又是纷纷干杯。凌月仙姬也端起了酒杯饮去一半。

  她放下了酒杯,问道:“各位可知今日妾身邀你们前来可谓何事?”

  下边人可不知她会在这时抛出提问,一时间反而愣住,显出了三分尬尴。他们自然心中有底,却不能确定凌月仙姬的意思,先前出来的那个老者身边妖怪推搡了一下老者,惹得老者踉跄出了列。

  凌月仙姬见了,挑挑眉,问道:“本木君可有见解?”

  那妖怪很快镇定下来,拱手说:“可是因为前些时日南面添了新城,陛下高兴?”

  “你要如此说,我也确实是高兴的。”凌月仙姬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真正叫我开心的却不止这个。”

  “我……”本木君犹疑了一会,还是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凌月仙姬的眼神略过了他,直接往后去,见没一人说话,随意的倾了酒杯说:“如此大事竟然一人不知?”

  本木君听了赶紧后退一步恭敬的鞠躬请罪:“恕臣无能。”

  其他妖魔也低了头跟着念:“恕臣无能。”

  “这怎么能是你们的无能,这可是妾身的家内之事,邀群臣前来共享国宴也不过是想要君臣同乐罢了。”凌月仙姬虚抬了手,让他们站直起来。

  这话自然惹得一干妖魔内心念叨,却也无可奈何,到时一个一只被旁边人拦着的妖魔挣开身边人的手来,大声嚷嚷说:“陛下不用这样遮掩,有啥好事说出来就是了,大家高兴的喝酒便是。”

  “自然。”凌月仙姬点点头,“泥陀鄂说的也对,但小心别撞着依罗了。”

  “陛下你别理他乱说。”泥陀鄂边上那个粉衣娇俏的女子推脱,“这人便是粗头粗脑,不懂什么事情的。”

  泥陀鄂摸着脑袋还想要说,却被依罗瞪了一眼,也不再说话。

  “呵呵。”凌月仙姬笑,“这喜事便是犬都的小少爷回来了。”

  众人面面相觑,还来不及言语,上位的门帘再被掀开。

  衣着华丽的犬夜叉和杀生丸兄弟二人便出现了。


评论(27)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