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识愁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犬夜叉][杀犬]恋人养成守则(第四章)

考完试,写个过渡先,下一章国宴,看日子你们估计可以猜到会发生什么喜闻乐见的事。

我纠结了很久这个犬夜叉被带回来的时间线。


第四章

不管如何麻烦,这件事情是依然要做的。

因为被寄在杀生丸这儿,练习的地点就也在这个地方了,杀生丸顺势被拜托了做辅助。

于是犬夜叉的训练由冥加负责,杀生丸要负责日常的行为示范。

但不过第一日,杀生丸就有种想吧对方耳朵拧下来的冲动了。


“两只手,手不要抖。”杀生丸见犬夜叉单手拿着碗的模样,汤汁都要撒出来了,只好出言提醒。

犬夜叉盯着汤看,伸出了另一只手摁着碗,看着波纹一团团的漾开到平静后才回答:“知道啊!”

然后他举高了点,汤碗倾斜了。

“啪!”白瓷的小碗掉到了地上,摔出个五六瓣来。浅黄色的汤汁有几点点到了杀生丸的白衣上,更多的是被犬夜叉的新换上的绸衣吸了个干净,本来宝蓝的色泽变得深浅不一。

杀生丸愣了一下,还没来的及反应,犬夜叉就下了椅子要去捡碎片,杀生丸一把拉住了。

“绿柳,进来收拾。”

外边的绿柳听着了赶紧进了来蹲下身去收拾。红莲听着也探头看了一眼,忙是小小的惊呼了一声,也跑了进来,却是拉着犬夜叉往边上站了点。

杀生丸轻捏了下犬夜叉的衣服,还由着红莲扯开了去,直到红莲一把拉下了犬夜叉的裤子才皱眉。

犬夜叉的大腿上红了片,撩出大大小小的泡来。杀生丸直接抱起了犬夜叉就往里室走。

红莲扭身跑去外边拿药了。


用芦荟制作的药膏很清凉,犬夜叉觉得蛮舒服,心思却不能定在上边,他偷偷瞧杀生丸的表情,又觉得银白色刘海有点碍事,但是他不敢去撩。虽然平日他也总是反抗杀生丸,但是他这次明白着自己确实做错了事情了。

如果做不好这些事情的话,会被赶出去。他的小脑瓜子里暂时只能装下这些。

这里很舒适,不像妈妈的宫殿。而且杀生丸虽然冷冰冰的,但是很漂亮,比妈妈以外见过的人都好看——这点绝对不能说出来,然后绿柳红莲都很好,红莲有偷偷的给他折了小蚂蚱,绿柳擦头发很温柔,杀生丸的妈妈也见过笑了好几次,和杀生丸一样好看。他们不会欺负自己,没有人会欺负自己。就算有的仆从假装见不着,也还是很好地。

犬夜叉甚至想到了昨天临睡前绿柳端来的两个麻薯,他只吃了一个,另一个杀生丸本来不吃的,看他伸手去拿以后又一口吞去了。

杀生丸真讨厌。

  

杀生丸发现犬夜叉又在走神了,杀生丸直接定性这个毛病就是半妖的毛病,一点也不纯粹,所以思绪不专。

虽然是这样子想着的,杀生丸还是伸手捏了一大块芦荟药膏又揉上了犬夜叉的大腿。淡绿色的膏状体确实摸着舒服,揉开了以后那个颜色就消失了,变成了透明的一层,然后被吸收进肌理中。

小孩子的肉其实很柔软,所以会有很多喜欢吃幼体的妖怪。不管是什么,幼年的总是好的,杀生丸想,然后瞧见了犬夜叉银白色的头发,还有发旋。

大概吧,他想。


绿柳站在门口瞧着,杀生丸就抱着犬夜叉那样的坐着,两个都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半丝反应露出来,犬夜叉的大腿还露着,还好小腿上盖了被子。杀生丸的手就搁在裸露的肌肤上,一动不动。

“呀呀,两个少爷果然是兄弟呢,不愧是老爷的小孩呢。”忽然响起的声音吓了绿柳一跳,然后才看清是冥加在她的旁边。

他在绿柳肩上跳来跳去的,嚷嚷着:“真的是相像呢,我记得老爷以前也很喜欢走神,”冥加一只手捏着下巴闭眼思索状,“就像他们那样子,倒茶的时候停下来,结果茶水哗哗的倒了一身呢。杀生丸少爷和犬夜叉……”

“啪。”

啊,被打断了。绿柳想,杀生丸刚才走了过来,拍了她的肩,绿柳扫了扫,一个纸片掉了下去。

“绿柳,给他换衣服。”杀生丸往外走

“是。”

地上的纸片鼓了起来,追着杀生丸过去了:“杀生丸少爷等等,接下来还有事情希望拜托呢!”


六天也过的蛮快的,就这么折腾没了,国宴开席前,仍然还是忙碌的,走来走去的侍从布置着还没布置好的地方。

等到那一抹霞光失去颜色,漂浮在花园中的盏盏灯笼全步亮起以后,一切就要开幕了。

今日,是朔月之日的前一日,一月之尾,虽然月光有所暗淡,但是群星璀璨,大约会是不错的景色。


评论(11)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