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识愁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全职][韩乐]松鼠丢了他的松果然后捡到了一只大狗

@夜不思眠 最后一篇点文!

我充分的用三篇点文印证了有脑洞就要赶紧写不写就一定会扑街的这个神奇定理[拜拜.gif]
为我的不负责任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QAQ!!!!!!!!

我不小心,发到子博上了=L=
现在才反应过来_(:з)∠)_
抱歉抱歉抱歉!

0.
松鼠张佳乐发现他的松果不见了。
他怀疑是对门那只长相凶恶的大黑狗干的。

1.
霸图小树林今天迎来了新居民。
藏獒韩文清代表全体居民前去迎接。
……所以,这就是张新杰说的新居民?
韩文清看着面前的这一个毛团陷入了沉思。
是该让张新杰换副眼镜了。
如此思考着的韩文清一爪子拍飞了毛团。

2.
张佳乐很愤怒。
他好不容易才带着所有松果到了新的居住地。
结果一来就碰上了打劫的!
你说打劫就算了,冲着对方这脸把松果全都交上去也不是没道理的。
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害怕就用尾巴把自己给遮了起来而已。
但一爪子拍开是几个意思!
几个意思!

3.
愤怒的张佳乐出手了!
愤怒的张佳乐展开了尾巴!
愤怒的张佳乐扑了上去!
愤怒的张佳乐准备一脚踹到对方脸上!
愤怒的张佳乐看到了对方的脸!
愤怒的张佳乐……
……
……
……
萎了。

4.
韩文清看见被拍开毛团展了开来,几个圆滚滚的松果滚了一地时就发现认错了。
但这不妨碍他在对方冲上来时再来一爪。
毛团飞了出去。
毛团撞在了树上。
毛团晕了过去。

5.
张佳乐晕过去的时候想:
他娘的昨天那个说霸图小树林的人都团结有爱善良温和的混蛋是谁!
……
……
……
睡梦中的张新杰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差点掉下树来。

5.5 后面知道了这件事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我记得我好像只说了一句霸图小树林里的人还不错。”

6.
张佳乐醒过来时第一眼看到的又是那只恶犬。
他很想冲对方大吼一声“恶犬纳命来!”
而现实是他直接吓得窜上了柜子抱着自己的大尾巴瑟瑟发抖。
真是丢脸呢,张佳乐。

7.
韩文清看着那只松鼠窜上柜子然后又变成了毛团的样子也有点纳闷。
你说,这么短的手,这么短的腿,这么大的尾巴,这么沉的负重量。
他,究竟是怎么爬上去的呢?
韩文清认真严肃的思考着这个问题。
以及,究竟是怎么用尾巴把自己裹得那么圆的。

8.
韩文清选择了直接上前把毛球团叼下来。
柜子不高,韩文清在上面放了点瓶瓶罐罐。
他前爪搭在柜子上,一仰脖子就叼着了发抖着的一团,动作挺温柔的——打碎罐子会很麻烦。
……一嘴毛。
韩文清面无表情的想。

9.
张佳乐感觉自己被叼住了,尖尖的牙抵着自己的尾巴根。
他是要吃掉我的尾巴么?
张佳乐抱着尾巴想。
我要成为一只没有尾巴的丑松鼠了。
明明换个居住地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是个有用的松鼠的。
可是第一天就被打劫的吓晕了,然后被吓得躲上了柜子,然后!
就要变成没有尾巴的丑松鼠了!
丑松鼠!
丑!松!鼠!
张佳乐抱着尾巴嘤嘤嘤的哭了出来。
边哭边打嗝。

10.
韩文清觉得嘴里咸咸的。
难道是他尿尿了?韩文清思考了下发现自己叼的好像是尾巴根。
瞬间韩文清脸就黑了——虽然看不出来,然后把毛团甩回床上,圆滚滚的毛团在床上滚啊滚,撞到了床头然后停下。
然后他就听清了对方嘤嘤嘤的的哭声。
哭了?
不是尿尿了就好,韩文清阴着脸继续想是不是弄疼了他。
然后他一只前爪搭上了小小的床,另一只爪把松鼠团子扒拉回来,尾巴拨开按住。
然后轻轻的给对方舔脸上的泪。
……一嘴毛。
韩文清面无表情的想。

11.
张佳乐的毛沾上了韩文清的口水,变成一撮撮的了。
还因为韩文清是向上添的,所以张佳乐条条毛都竖起来了。
韩文清舔舔自己的爪子背,抬起眼皮瞥了一眼,莫名的有点想笑。
事实上他也真的笑了,虽然因为毛色的关系看不出来。

12.
张佳乐好歹缓过来了,倒也不哭了,就是还是有点一抽一抽的打嗝。
韩文清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然后向张佳乐伸了出来:“欢迎来到霸图。”
张佳乐搭上了他的手……嗯,小短手。

12.5
张佳乐的内心:我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

13.
“张佳乐是吗?”韩文清问。
张佳乐:“……你都不知道我是谁你就跟我说欢迎来到个屁啊!个屁啊!”
↑鉴于某些原因,那句话只是在松鼠的内心而已。
外在表现是尾巴炸成了鸡毛掸子般笔直呢。
韩文清觉得这尾巴用处真大。
……等等老韩你要干嘛?

14.
“你可以在霸图里选个地方建窝了。”
“好好好!”张佳乐马上回答。
我一定要选个离这里方圆五千米开外的地方!张佳乐握爪。
“……离这里五千米开外的就不是霸图地盘了。”
是的,张佳乐喜闻乐见的说出了心声。
面对这个恶俗的情节,张佳乐感觉心好累哦,不想说话了。

15.
张佳乐落荒而逃,先窜上了窗台,然后几个蹦跳,韩文清就看着毛茸茸的尾巴消失在了树枝间。
韩文清又忍不住笑了。

16.
张佳乐找了好久的路,最后选择了一棵高大挺拔的松树,上面有个不知道哪来的木洞,看上去就很不错!
现在的松果已经落的差不多了,只留下了几颗在风中微微的颤抖。张佳乐窜上去的时候顺手摘了一个,坐在洞口满足的抱着。
啊,冬天就要到了,暖和的木洞里堆满松果。
多棒啊!张佳乐如是想。

17.
……卧槽我松果呢?!

18.
张佳乐心好累啊。
他的松果在遇见韩文清的时候全丢大树底下了……
一颗没捡。
不对,是根本没机会捡。
张佳乐抱着尾巴再次觉得自己晕过去这件事情,真的是,怂爆了。

19.
韩文清一出门就见着了张佳乐坐在对面树上抱着尾巴黯然神伤的模样。
他甩了甩尾巴,这只松鼠怎么那么多愁善感呢。
“张佳乐。”

20.
然后张佳乐就从树上掉了下来。

21.
幸运的是韩文清在他正下方!
不幸的是韩文清条件反射的闪开了。
张佳乐再次想要质问张新杰。
说好的团结有爱善良温和呢!? 张新杰你给我看着韩文清的脸认认真真的给我再说一遍啊!

22.
其实张佳乐没事,真的。
秋天的小树林的泥土上附了厚厚的落叶,软的叫人想扑上去翻滚一遍又一遍。
而且张佳乐还有他的大尾巴呢!

23.
只要998!多功能尾巴带回家!
↑自带pose张佳乐的背后简直浮现了这样子的金黄色O鼎蝴蝶体艺术字啊。
韩文清很惊讶。

23.5
998个松果,你跟我回家。

24.
“你你你,你怎么在这里!”张佳乐回过神来,抖着尾巴问韩文清话。
韩文清伸爪子拍他身上沾的泥土,爪子下的毛团一抖一抖的。
大概是抽风吧,韩文清想。这温度倒是挺暖和的。
“我住在对面。”韩文清挥开松鼠耳朵上的一片残叶。
张佳乐心都凉了,拔凉拔凉的。

25.

夜幕落下来了。离他第一天到霸图已经过去了半个月,和这里的动物也熟了起来。
所谓的最大感想就是,韩文清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凶嘛。
或许是因为害怕,所以反而更多的关注了对方的一举一动,才发现他有很关注霸图里的动物们,用心照顾他们。
……
但是这不能抵消他拿了松果不还的罪行!

26.
是的张佳乐已经发现了,韩文清就是那个把松果拿走的……狗!
疑点一,韩文清明明看到了他的松果掉地上了,却不告诉他松果去向,这就是不对劲啦,毕竟韩文清可是很负责的好狗。
疑点二,韩文清身上有松果的味道!还有松果壳子!关于这点,每次问到韩文清的时候他就不说话了,直直的绕开来话题。韩文清是不会说谎的好狗,那就是有问题。
疑点三,最重要的一点,韩文清对他太好了。好的张佳乐有种受宠若惊了。虽然韩文清是个好狗了啦,但是他对别人并没有对时的那种感觉,这是张佳乐的直觉。可是他们以前没过交集,加上韩文清的性格……
那就是大大的有问题了。

26.5
但是一个陈述就给韩文清连派三张好狗卡也是够了。

27.
张佳乐咬着他的大尾巴郁闷的在床上摊煎饼,煎了A面煎B面,目前已到七成熟了。
“咕——”是张新杰的声音,和翅膀划过空气的声音混在了一起。
等张新杰飞远了,张佳乐速度的爬起来几个蹦跳就下了松树。
他刚刚摊煎饼的时候决定了,他要,夜袭韩文清!

25.5
这是犯罪你造嘛张佳乐。

26.
夜袭韩文清这种事情不是谁都能干的,至少张佳乐觉得他并不合适。
他坐在韩文清的床上发呆。所以是为什么会变成这个局面的呢……张佳乐郁闷的看着被那一团黑压住的尾巴。
韩文清这种平时没事就拽人尾巴的毛病怎么睡着了还在啊!

27.
韩文清倒是笑了——张佳乐摸开窗窜进来的时候他就醒了。
韩文清想,这毛团打算做什么呢?边想还边把腿往里挪了一点,叫张佳乐不要那么束爪束脚。
反正这大半夜的,只要不睁眼,估计张佳乐怎么也感受不出来自己动过没。
韩文清黑自己黑的理直气壮。

28.
张佳乐很快就点着头打起了瞌睡。
到了霸图以后,总是才十一点就让张新杰赶去睡了,张佳乐的生物钟差不多就练成了。
他现在不想事情,或者说就有点想睡。边上那块热源在这晚秋里更是让张佳乐觉得困意上涌。
他睡着了,晃晃悠悠的就靠在了韩文清身上,用脸去蹭着韩文清的爪子。

29.
他本来是想蹭自己的大尾巴的。但韩文清的爪子也有着软乎的毛。
张佳乐有好奇过这毛的触感,看着觉得蛮舒服。他试过假装落错脚,蹭了蹭,但一触即离,他还是有点怕韩文清。
但不可以否认的是,韩文清爪子上的毛软乎软乎,摸上去比看着还舒服。
因为他是很温柔的人吧。张佳乐迷迷糊糊的想。

30.
但是在松果问题上还是要做个有原则的松鼠的!张佳乐怒气冲冲。

31.
松果迷案告破了。
张佳乐一睁眼就瞧见了韩文清的爪子,就按在他胸前比比划划着。张佳乐吓得说话都结巴了,大尾巴抖着问:“你,你你,你干嘛啊!”
中气不足。
韩文清就用肉垫揉他脖子上的软毛,就说:“这是我的床。”
张佳乐刚憋出来的那点气势马上就撒了,掉了一床。
“我,我就是想吃松果……”
韩文清:“……”对不起啊我床上只有一只松鼠。

32.
“要吃松果去小广场拿。”
“可是那不是我的松果!君子不食嗟来之食。”
你只是只松鼠,张佳乐,而且这话不是怎么用的。韩文清无语。
“你不是拿走了我的松果嘛?!还我啦。”
“梦游的是你不是我。”我没有大半夜摸人床偷松果的习惯。
“那我的松果去哪里了?”
……
……
……
“所以小广场那堆是我的松果?”
“前面有你的名牌。”
“……那上面画的不是地形图?”
“……”那是霸图两个月大奶猫宋英奇的亲爪赐字。
“可是数量也不对啊。”
“加上欢迎礼。”

32.5
张佳乐:啊,这么蠢的剧情到底是谁想出来的?
韩文清:小哪吒。
张佳乐:哈,你说什么?
韩文清:没什么。

33.
张佳乐……张佳乐不知道怎么办是好了。
这种时候他的动作总是特别的灵活,嗖嗖的就窜上了柜子。缩在了一个粗瓷坛子的后面。
张佳乐其实心里是有底的,韩文清偷松果这件事仔细一想就知道压根不可能。
但他就是不由自主的去猜测。
……大概是韩文清长得太有犯罪气息了吧!张佳乐头上的小灯泡“叮”的亮了。

34.
韩文清看着上面那个毛团,就想起了张佳乐刚到轮回的时候。他又忍不住笑了。
他趴在柜子上,叼住了张佳乐。张佳乐先是一惊,然后就放松了自己,乖乖的由他摆布。
韩文清添他的尾巴和脖子,看着那里慢慢的湿润起来后,又轻轻的添了了一口他的额头。
张佳乐爆炸了。

35.
忽然之间就什么都清楚明白了。张佳乐开始由于过度害怕而关注,现在,却是有一点点喜欢了。
就跟那年他还小时学酿的葡萄酒一样,它发酵了,他有点点喜欢上一个不一样的他了。
那么……
“我好像有点喜欢你诶,韩文清。”
刹那间,春风过十里。

【END】

36.【好吧36是个吉庆的数字。】
第二年的春天,他们在一起了哟。

评论(12)
热度(62)
  1. 七月&流火少年不识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