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识愁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全职高手][王江]天使与海豚(七)

@靴下猫腰子 已经忘记了三个月前的世界观细节了……于是顺手展开了自己丫就掌控不了的大局=L=
其实上半段两天之前就写完了……【然后开始了漫漫摸鱼路【。





【四极】
王杰希睁开眼。
又一日过去了。
外面依然没有任何的消息传入,他捏了捏鼻梁,一对翅膀在阴影中伸展开来。尽管他已经很小心了,还是又有地方被圣光给灼伤。
连着二十多日的灼痛令他已经习惯了不少。

昨日夜里有爆炸的声音传来,王杰希知道,是许斌他们动手了。那么,今天……
“王杰希,圣庭提审。”
王杰希由着他们给自己带上了镣铐,就算那个天使故意将他暴露在圣光中也不反抗,只是慢慢地颤抖起来,不忍耐疼痛。
那天使发出了嗤笑,用了拉了下锁链,王杰希力没有准备,给带着一个踉跄。
那天使笑的更是猖狂。

“要去哪里?”王杰希开口问。
目的地应该是审判所,那两个天使却带着他却走到了荒芜边界。
风刮起了尘埃,这里是圣庭的北部,一片黄土所在。终年不停息的风沙使能见度低的可以。
“当然是……”右边的天使停了下来,转向王杰希的脸上带着笑意,“你的审判之地啊。”
喘息的声音连风声都盖不住,王杰希看着周围迈步走出来的恶狼。
“你们……”王杰希眯了眯眼,“你们居然和魔界合作?”
“各取所需罢了。”左边的那个天使放开了手上的锁链后退一步,“叶修是叛徒,我们清理叛徒。”
右边那个也退开了:“叶修是入侵者,他们驱逐入侵者。”
王杰希无语,那与他何干?
“我们不想再只局限于天空了。”
“没人逼迫你们留下。”
“不,只有圣光照耀的地方我们才能拥有力量。”
“但是下界的人遇到圣光就会死去。”
“那和我们无关。”天使的脸上带着漠然,“南极叶修已经毁去了,东极苏沐秋殉身圣光,西极苏沐橙困在月宫,现在,只剩下了身负北极的你了。”
那是什么奇怪说法,王杰希皱皱眉,“所以你们要杀了我。”
“是的,只要你死去,就没有东西能阻拦圣光照耀下界。”他拿出了长剑,“同时,我们替魔界毁去叶修的兴欣,那么魔界之炎会喷涌而出,我们会和魔界平分下界。”
“野心倒还很大啊。”王杰希拉了拉手上的镣铐。
他忽然有点想要笑。这帮东西高高在上太久了是吗?妖精那边肖时钦研究用圣光转化成他们的地底光源有点时日了,据说兽王韩文清与他的军师曾撑着圣光和叶修打了一天一夜最后赢了,蓝雨王国那位骑士也曾用剑斩开过他的神圣护壁。
那么,这群连叶修的都拦不住的鸟人——他承认他忍不住也想爆粗了——有个屁用!
“傻得可以,之所以被称为魔术师,”王杰希笑了笑, 手在空中虚握了一下 ,“就是因为我会魔法啊。”
“灭绝星辰,好久不见。”

风还是呜呜的吹着,悲戚的声音在这荒芜大地上流转。
除了地上的血迹之外,再无生气。

【重逢】
在软麻过后,脚越来越疼了。江波涛在床上翻滚着,这是宫廷里能给的最柔软的棉被了。可是他的脚还是疼。
他坐起来点起了床头的灯,拉开被子瞧自己的腿。
那腿苍白的可怕。江波涛倒是还记的刚刚变化时,那是透着一点点青的颜色,就像他尾鳍上薄薄的膜。
泡泡水也许会好。他想着,翻身下床。
“砰!”痛!江波涛摸了摸头。双脚控制不得摔下了床这件事让他有点点发蒙。
最后他可以说是拖着自己进的浴室。

满满一浴缸的水叫他好受多了。江波涛撩起水,让他从自己的膝盖上滑到脚踝下。
药效还有一天。江波涛潜下了半个头,在水里咕噜咕噜的吐了一圈泡泡,然后又潜下去更多,最后仰躺在浴缸里,透着漾起波纹的水面做了个鬼脸。

“这是你的小癖好吗?”熟悉的声音传来。
江波涛看到了,一片羽毛落在了他的眼前,盖住了一个小泡泡,然后,泡泡“啪”的破掉。
江波涛伸出了手,穿过水面,对方也伸出了手,握住他的,一根一根相互镶嵌。透过白色手套传来的是不一样的体温。
“好久不见啊,涛涛。”

“哗啦。”
“啊!”
“哗啦!”
第一声是江波涛猛的从水中坐起的声音。第二声是王杰希被猝不及防拉了一下绊倒的惊呼。第三声是王杰希掉进浴缸的声音。
虽然浴缸挺大的,但坐两个人还是拥挤。江波涛毫不客气的把脚搁到了王杰希的身上,也索性王杰希的长袍够长。
他低头瞧着水中,看自己有没有没被衣服遮挡的部分,会不会碰到江波涛。
江波涛拉了一把他的头发,王杰希抬头看他,发现对方凑的有点近,眉头皱的紧紧的。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地方——除了眼睛外的地方 
——不对吗?王杰希盯着江波涛的眼睛想。
“不是说说谎的人鼻子会变长吗?”江波涛认真的研究着鼻子。
“……”王杰希思考了一下,“可是我不是人啊……”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