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识愁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全职高手][王江]天使与海豚(六)

 @靴下猫腰子 好久没写了....超级手生....

最后写的自己都傻傻的.总觉得风格有点不太对.

上一章删掉了所以求忘记!

明天考试呜呜呜

……果然太久没弄了……标题都忘填了……


【双腿】
战争开始了。

江波涛拉了拉自己的帽兜,小心翼翼的不让自己耳后的鱼鳞露出来。
他又摸了摸自己的腿。
旁边扶着他的周泽楷正好见到了,问他:“痛?”
江波涛摇摇头。依靠药物新变化出来的双腿有些娇弱,刚走上陆地时倒是有点疼的厉害,现在走了两天倒是没什么感觉了,就是觉得双腿软绵绵的,用不上力气,在城外是还好,能骑着马赶路。
入了都城,就只好由孙翔和周泽楷两个轮流扶一下,好走快一点。
他有点羡慕的看着前面扛着长矛晃到处张望的孙翔,海妖和人鱼,明明都是水生的魔物,差别怎就那么大呢。
海妖能自由的变化成人类,他却是做不到,到了陆地上就是软弱无力了。
周泽楷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又看了看他,终是回过头看着前方:“到了。”

前几天叶修派人传了消息,说圣庭内部出了矛盾,很快圣战就可能在局部地区展开。具体消息在传讯中没说太清楚,而是邀请了他们去人类都城一起商议。
这个堕落了的天使,谁知道他会想要做些什么。
江波涛抬头看向远处,掠过辉煌的皇宫,望向了在它之后露出来的教堂的高高尖顶。

啊,与教堂相依靠着的王国啊,
你若是两只野兽相依偎着的吧,
当醒来之时,谁与谁相撕咬呢?


【堕落】
这是江波涛第一次看见叶修。或者说,第一次真真正正的看到叶修。
十年前叶修堕落,带着圣火划破了夜空的暗衣,最后等到火焰灭去,他堪堪的在空中稳住身子。
那时候孙翔还不在,轮回一群坐在礁石上看着天边,想看看闹的天上不安宁的是谁,却没有看见天使的白羽,只能勉强辨认出一个黑色身形。

月光攀上了他的战衣,颤巍着的抚摸,似不忍。

现下离的近了,江波涛才看清叶修的面目。他叼着一只烟,黑色的魔纹从左边嘴角拉长到耳廓上,绕了个圆后隐藏到了乌黑的头发里到。他身上套着宽松的白色袍子,翅膀没有露出来。
白色的啊……江波涛想着。
“嗯啊。”有人应着他,“习惯了嘛。”
江波涛抬头才发现是叶修,他稍稍有点尴尬,自己不小心把话说出来了。
“你们好,轮回的诸位。”叶修不在意,偏了偏脑袋去看周泽楷,“小周好啊。”
妖魔之界,轮回之边。他们倒是见过更多回,不过那是在叶修还是天使的时候了。
“前辈好。”周泽楷应他一声,把孙翔拿着战矛的手按紧了。
“干嘛啦。”孙翔小声说,挣了一下没挣开,也就随他去了。
叶修了然,他和孙翔之前有点过节。他撇了下笑,跟孙翔打了招呼:“小朋友好啊。”
“滚!”孙翔真想砸他一矛。

“我们需要反抗。”叶修的声音不大,懒懒散散的拖着长调。
“我们不承认罪名。”
“生存是我们的天性,而爱是我们的权利。”
“我不会低下我的头。那么,你们呢。”
……
“那个,前辈。”江波涛在开完大会以后找到了叶修。
“哟,小江。”叶修对着墙壁,被他一喊回了头,“小同志那么客气啊。”
你倒是不客气。江波涛暗暗诽腹他。叶修又转回去,江波涛这才发现那儿有个人影,他忍不住退了要后退一步,发现不妥后又悄悄站稳——他完全没有捕捉到任何声音和空气波动!
江波涛捏了捏手,问:“打扰到前辈了?”
“没有。”叶修又对那人说了几句话。
那人没有回答,后退两步融进了墙上的阴影里。全程江波涛都没有感受到他的空气波动。江波涛又捏了捏手。
“那是莫凡。”叶修说,“年轻人就喜欢装酷嘛。怎么小江找我有事吗?”
“我想问问圣庭的详细情况。”
“是想问大眼的详细情况吧。”叶修的眼中满是揶揄。
江波涛愣了一下,叶修眼里闪过一丝了然。
江波涛心中一阵烦闷,又狠狠的捏了捏自己的手掌,说:“前辈不要开玩笑了。”
“啧,怎么现在的年轻人都那么不坦率呢。”叶修给自己点了个烟,淡淡的烟草味飘了开来。
江波涛不太习惯这个味道,现在闻到又觉得烦了一点:“前辈不愿说的就算了吧。”说罢就想走。
叶修也站好来,咬了下烟转过身去,招呼江波涛跟上:“不要这样子沉不住气啊。我带你去见一下小高吧。”
高英杰吗?江波涛想,逃下来的那个微草殿天使。
刚才的大会他也有出现,翅膀和腿处都有伤,缠着厚厚的绷带。被叶修那的徒弟扶着上了台,他大概的说了一下圣庭的情况就回去休息了,江波涛没能找到他。
“他是王杰希的得意门生。”叶修说,吐出来的烟雾缭绕飘旋。
“……”那王杰希呢?他的得意门生都能被逼到受伤出逃,那王杰希呢?!

“师傅他……被关在了圣光之塔。”高英杰坐在床边,床上躺着的是王杰希的另一个徒弟刘小别,乔一帆坐在椅子上帮高英杰换绷带,高英杰的另一只白翼举了起来,遮掩住了他的半边脸,“他被关在了最顶层。”
“那是,什么样的刑罚?”江波涛盯着高英杰翅膀上斜割出来的伤痕,轻声问。
“焚翼之罚啊。”叶修的语气依然懒散,伸手解开了自己身上的白袍。
乔一帆伸出他的黑翼,遮住了高英杰剩下的视线。

圣光!你怎忍心降下如此惩罚!
用烈火灼烧我的荣耀,
用灰烬埋葬我的未来,
血液不再贯通我的羽翼,
白骨不再支撑我的信仰,
而我,也当死亡。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