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识愁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全职高手][周翔ABO]相册(三.完结)

#周翔#
周泽楷和孙翔的生贺。
私设众多,occ慎入。
ABO设定注意←但是我只是为了小孩而已你们可以当我耍流氓我不介意。【顺便ABO的私设也众多。
流水账式。

老夫老妻甜甜甜。
两小孩的名字……我在上历史课时想的,你们懂。


哥哥,周礼
妹妹,周乐(yue)


哈哈哈哈哈我压着死线来发文了!!!!

本来打算整理房间拍下来然后再说新年快乐的.....但是....

总之!大家!明年见!


本章节一大波原创人物正在袭来,敬请准确闪避。

本章节一大波原创人物正在袭来,敬请准确闪避。

本章节一大波原创人物正在袭来,敬请准确闪避。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三)
周礼伸手翻了照片,翻了好几页后被周乐按住。
“祖爷爷。”周乐指着照片说。
这一页上的照片挺大大,上面的人也多,孙翔,周泽楷,还有孙翔的爷爷奶奶,还有好几个少年和孩子。
这是周泽楷第一次去孙翔老家的时候拍的照片。
照片最中间是孙翔的奶奶和爷爷,两个老人家并排坐在大椅上,他们都穿着深褐色的褂子,上面绣着龙凤花纹,宽大的袖管里露出干瘦的手,奶奶扶着黑木的凤头杖,指甲修剪的齐整,爷爷则是握着水烟杆子,寥寥的烟气飘渺上升。两人都笑的和蔼。

其实第一次到孙翔老家算是个巧合——周泽楷是去旅游的。
那个江南小镇是他妈妈推荐的,它并不是什么很出名的地方,只是因为地方略偏而保留着较好的古代风味。近年开始开发旅游业,倒是能在旅游旺季的时候热闹一把。周泽楷挑了个旅游淡季过来,镇子里留下的大多就是老人和小孩了,没人认出他来,周泽楷也就能放松一点了。
青石板桥,乌瓦雕栏,这里刚下过一场雨,连空气里都缠着泥土和水汽的味道,周泽楷拉着皮箱站在石桥上,看着水里慢慢悠悠的游过了一群鸭。

“……这是……哪?”
是的,周泽楷他,迷路了。他在刚开始是坐着这边直达的旅游车到了镇门口,然后旅游车走了。周泽楷就站在镇口木刻地图那里研究旅店怎么走。地图倒也好认,道路四通八达,把小镇分成了大块小块无数块。
周泽楷辨认了一下路,就开始走了。
直走,三个路口,左拐,再五个路口,向右,到小刘家饭馆……饭馆呢?
然后周泽楷就徘徊彳亍了半个小时,还在一户人家那门口躲了雨。门口的奶奶和他话家常,吴越侬语让周泽楷觉得自己的是不是听力辨别出了问题,幸好奶奶也不计较他会回答什么,周泽楷嗯嗯啊啊就应过去了。
雨停了,向那户人家问了路后,周泽楷继续走,五分钟后走到了贯穿小镇的河流,站在了桥上开始沉思。

“咦,周泽楷?”
周泽楷扭头,就看到了孙翔。孙翔的形象和他认知里的有着很大不同。虽然在轮回宿舍也有见过孙翔半醒出来游荡时候白背心大裤衩头发乱翘的模样,抑或着是刚洗完头长发捂脸假装贞子吓杜明的模样,却未见过这种款号的。
所以说这款一边手牵个小孩手,另一边手提两颗大白菜的孙翔又是打哪个次元来的啊?周泽楷进入了新的一轮沉思。
“翔哥翔哥!”是那个被孙翔拉着的小孩子打破了周泽楷的沉思,他扯了扯孙翔的衣角,孙翔蹲下身来听他说话。
“翔哥,他是你那个队长诶!他怎么到这里来啊,是不是你学习偷跑所以他过来抓你了啊?”小孩神色紧张的凑着孙翔的耳朵悄悄说话,还偷偷的瞄周泽楷。
说是悄悄,倒也没小声下来,虽然带着乡音,周泽楷还是听懂了,在一边抿嘴偷乐。
孙翔见他队长笑了,脸一红,抬手就给了那小孩后脑勺一个巴掌:“边去,干你什么事?”
“翔哥你又欺负人,打坏了怎么办,哼!”小孩踉跄一下,干脆就跑远了,“我回家去了!”
“小心点啊你。”孙翔就看了一眼,又回过头来和周泽楷说话,“周泽楷?”
周泽楷看着小孩跑向的巷子,有点担心:“会迷路。”
“哪能啊,”孙翔抬了抬头上的草帽,“这几条小破道,三岁小孩都能到处跑。”
“……”周泽楷无言,决定绕开话题,“旅游。”
“旅游啊……不会迷路了吧?”
致命一击!周泽楷的脑子里飘过荣耀的游戏效果字。
“哈哈哈不会吧,周泽楷你真的是迷路啊。”孙翔看着周泽楷就猜出来了,笑了好一下才捡回来自己的良心,憋着笑安慰周泽楷:“不是你的错了啦,第一次来的会迷路很正常了啦。”
才怪,孙翔在内心里快笑傻了。
周泽楷也知道孙翔在想啥,撇了撇嘴,继续努力绕开话题:“你在这里?”
“我老家啊!”孙翔笑,伸手去拉周泽楷的行李箱,“走啦,去我家住吧。”
确实,不然怎么会这个打扮。周泽楷再次打量孙翔的打扮。他脚上穿着人字拖,看大小款式也不像是他的,孙翔的后脚跟露出来一截,脚上沾了泥巴,裤腿上一有点,上半身的工字白背心被雨打湿了大半,头上的草帽上还别了好几朵漂亮的野花,被雨水打过,显得格外干净娇嫩。
周泽楷仔细的看,还发现孙翔被帽子遮着的长发上别了一个粉红色兔子发卡!有点萌……周泽楷的alpha之心蠢蠢欲动。
“周泽楷你走不走的。”孙翔往前走了两步,发现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在青石板上敲响,回头过来不耐烦的问他。
周泽楷赶紧跟上:“预订……”
“定啥定,说一声不就完了吗,哪家的旅店啊,五叔那家的话就打个电话,齐老头的话那就算了,直接亏死他们……”孙翔拉住了周泽楷的手,他念叨着拉着周泽楷往前走去。
孙翔的手很暖,还带着微微的水汽,周泽楷也轻轻的回握上去,说:“好……”

孙翔家的房子在镇南,没走多久到了。
他家门口有两个女孩子蹲着,大的在剥豆角,小的看着地上爬着的一只青菜虫发呆。见孙翔回来了,两人都喊了一声小哥哥。
“我堂妹。”孙翔给周泽楷介绍了一下。
“好……”周泽楷应了一声,两个女孩也抬头看他。
“我的队长,认得出来不?”孙翔指着周泽楷说,周泽楷对着她们两个笑了笑。孙翔继续说:“怎样,楠楠你之前不是还说他帅嘛?现在站你面前了,说,我和他哪个帅?”
“你的队长帅。”那个大点的女孩子笑嘻嘻的说,“人家帅的惊天动地,你帅的惨绝人寰。”
说完把手上的豆角往盘子里一扔,跑进了屋里,还喊:“奶奶!小哥哥拐了个帅哥回来啊!”
周泽楷被吓了一跳,孙翔脸一红,冲进了屋子追楠楠,嘴里喊:“靠!楠楠你个小混蛋说什么呢?!”
被丢下的小女孩抬头看着周泽楷,周泽楷也低头看她。
小女孩缩了一下,转身也跑了。
青菜虫慢慢的爬了过去,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

还好没等多久,孙翔就出来了,跟在后面的楠楠牵着一个老人家。
周泽楷紧张了起来,木愣愣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这是我奶奶,你可以也叫奶奶。”孙翔对周泽楷说,然后又和孙翔奶奶说,“他只是我队长了啦……”
“队长啊……”孙翔奶奶点了点头,“翔翔多谢你照顾了啊。”
“嗯,奶奶好。”周泽楷紧张的手不知道往哪放好了,他不太常面对老人家。而且,他刚听到孙翔说可以叫奶奶的时候,心里很开心,但孙翔说只是的时候,心里有点,小难过。
奶奶倒是呵呵的笑了起来:“好,不错!”

孙翔给周泽楷安排了一个房间,就在他自己的房间旁边。然后孙翔就下去帮忙弄午饭了,周泽楷坐在床上整理行李。
木杖敲击石头的声音响起,周泽楷往门口看,是孙翔的奶奶。
“奶奶。”周泽楷讷讷的叫了一声。
孙翔的奶奶笑眯眯的,应了一声,抬脚就跨过门槛进了门,周泽楷连忙过去扶她,说:“坐?”
“不用了,”她扶着木杖,拍了拍周泽楷扶着她的手,说,“你喜欢翔翔是不是?”
“……!”周泽楷吓得呆毛都竖起来了。
“喜欢就追啊!”奶奶用手杖敲了下地,“我们家翔翔,打小就是迟钝的,人家孩子摔一跤没伤都哭的稀里哗啦。他摔一跤就爬起来自个继续跑,等晚上衣服一脱要给他洗澡才发现膝盖都肿了。”她的眼里满是心疼。
“他这些年不读书跑去打比赛,老人家我也不懂那是什么。但是我看得出来他开不开心。开始回来的时候就是手舞足蹈的,嘴里一口一个赢了。后来回来的时候就不说话,老是望着天发呆。”老人叹了口气,“我就知道肯定又摔了……”
“他不说话,我就不问。翔翔就那个性子,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我就想说,随他去吧,摔着摔着,就能走了能跑了。不过,“他今年回来又开始很开心了。嘴里说着什么轮回,队长。”奶奶笑,“他很喜欢你带的那个队伍。还有你。他自己不清楚,但是我还是看的出来。”
周泽楷挠了挠耳朵,脸红红的,说:“嗯……”
“所以,好好加油啊。”奶奶拍了拍周泽楷的肩。
“嗯!”
“对了,你是beta还是omega啊?omega的话我还是得思考一下要不要你。”
“alpha……”
“……呵呵,好!好孩子啊。”

孙翔的爷爷在午饭前回来了。是个吧嗒吧嗒抽着水烟的小老头,见着了周泽楷也没说啥,拍了拍他的肩就去吃饭了。
周泽楷也没想啥,就是有点纠结孙翔那么大个子是遗传谁的。
日子过得挺快的,周泽楷四天的旅程转眼就过去了大半,他明天就要回S市了。
这几天里,孙翔本来打算带着周泽楷到处走走看看,结果才一天就把自己的糗事抖出来一堆,东边那个说他小时候偷人家才结好的桃结果被酸的脸皱成一团,西边那个说他大夏天跑出来替爷爷买烟的时候图凉快不穿裤子风一吹发现里面是蕾丝边小草莓……
诸如此类的把孙翔郁闷的,最后干脆拉着周泽楷一起干活,美名其曰:乡镇生活体验。

明日周泽楷就要回去S市了,他站在孙家屋子的天台,压着围栏看远处的风景。这是下午两三点的时候,这片地方挺安静的。远眺市场那块好像才能感受到一点声响。
周泽楷在看的地方是穿过镇子的那条河。那条河也是沉寂的,鸭鹅们游来游去,带着那处泛出了波光。
周泽楷想,孙翔直来直去的性子到底是怎么养成的。别人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孙翔在这个九折百弯的巷道中奔跑着,摔了,撞了,却依然能这样横冲直撞,为什么?
不过这还关他什么事呢?
他喜欢的是这样子的孙翔啊。

“周泽楷,你在干什么?”
周泽楷回头,看到了孙翔,他的长发被风微微吹起。
“……喜欢你。”
“啊?”孙翔还有点迷糊,他从刚午睡中醒来。
“嗯……我在喜欢你。”
我是说,我在爱你。


在离开之前周泽楷和孙翔那一帮子照了张相。
孙翔和周泽楷就站在后面,周泽楷笑的腼腆,而孙翔却是难得的乖巧模样。
周泽楷戳了下照片上孙翔的脸,孙翔挥开他的手:“干嘛啦……”
周泽楷对周礼说:“一样表情,每次。”
周礼大笑,对着孙翔说:“真的嘛,翔哥?每年都一个表情的照相什么的。”
“靠,周泽楷你乱说什么!”孙翔炸毛,“乐乐,扯他头发!”
“……”周乐为难了,然后伸手拉了一下周泽楷一戳翘起来的头发,“扯……”
周泽楷捂了下头,装作委屈的样子趴了一下,说:“痛。”
周乐倒是紧张起来,凑上去吹,边吹边说:“痛痛飞飞。”再伸手盖在周泽楷的大手上,又扬起,“不痛啦。”
周乐然后就看孙翔。
周泽楷和周礼也跟着一起看看孙翔。孙翔的表情由生气变成了无语:“周泽楷你无不无聊了啊……”
但他还是把手伸了上去,盖着那个头发那里,周礼也伸手上去,然后一起扬起:“飞走啦。”
妈的每次都这招超级丢脸的好嘛!孙翔心里哀叹,为什么他家三个人都那么幼稚啊!
周乐只坐在他爸爸背上看着乐。

孙翔又翻了好几页,上面的照片有两人合照,也有单人照,有的则是和别人的照片,每张照片上都是满满的回忆。当孙翔再看到这些照片时,他才发现,他都记得的,这些与周泽楷的点点滴滴。
“好了,你们都快点去睡了。”孙翔看了眼时间,想想还是决定赶两个小孩先去午睡,相册那么大本呢,有时间慢慢讲也不迟。 
“不嘛,翔哥,再看一个!”周礼拉着孙翔的袖子撒娇。周乐也用渴望的眼神看孙翔。
“好吧……”孙翔败了,伸手一翻,把相册翻到了最后一页。
“这是,你们的爸爸们第一次夺冠的时候。”

FIN.

最后!小剧场:
这是在周礼刚学会爬的时候的事。
周礼【爬爬爬爬爬,力气不够,摔】:嗷!(痛!)
孙翔【扶了起来】:……你怎么这么蠢啊。
周泽楷【揉了揉礼子的肉】:不痛。
孙翔【白他一眼】:没见过哄小孩的是不是?

“礼子,痛痛飞飞。”

“靠!周泽楷你笑什么!你妈小时候没做过吗?!”




好啦我承认我完结的是匆忙了。
但是我再写下去不知道又会拉出多少原创人物出来了,你们想想这不是很不好呢?
而且十二月要完蛋了。
什么小孩抓周啊,怀孕私照啊,求婚照啊,结婚照啊就让他们随风去吧!


然后我接下来就是要整理那些坑啊坑啊坑啊的了。
删删删时间到了欧也!【。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