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识愁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全职高手][周翔ABO]相册(一)

#周翔#
周泽楷和孙翔的生贺。
私设众多,occ慎入。
ABO设定注意←但是我只是为了小孩而已你们可以当我耍流氓我不介意。【顺便ABO的私设也众多。
流水账式。

老夫老妻甜甜甜。
两小孩的名字……我在上历史课时想的,你们懂。

我觉着我大约是在翔翔生日前写不完了的。
所以我努力在今年结束前写完它。

哥哥,周礼
妹妹,周乐(yue)

“翔哥!”
孙翔回头,就见着自己的大儿子跑了过来,手上拿着一张照片,小女儿则抱着厚厚的相册站在厨房门口犹豫着。
“回去,穿鞋!”孙翔把水果刀往砧板上一放,伸手捞起小魔王丢到了厨房门外,扶着门框对他们说:“有什么事我切完水果再说,不要去房间吵你爸爸。”
周泽楷有点发烧,昨天夜里停水,他洗的冷水,一个一米八的alpha居然就这样病倒了。
啧,谁让他熬夜赶稿了。孙翔这么想着,伸手又拿了一个苹果开始削皮。
周泽楷挺喜欢吃苹果的。

两个小家伙也没有说些什么,周礼——就是孙翔和周泽楷的大儿子,他撇了撇嘴,把沾上水的脚丫子在厨房门口的垫上蹭蹭,拉着周乐跑了。
周乐抱着相册让他一拉差点摔了,小家伙嘴里喊着哥哥紧跟着跑了。

等孙翔拌好了水果沙拉拿出来的时候,两个小孩人都不知道哪里去了。他看了下鞋柜确定两人没有跑出门去也就不理了,拿着盘子往房间里走。
周泽楷还在睡,团成一团的被子堆里只露出对方乌黑的头发,交错着散在枕头上。
孙翔纠结了一下要不要上游戏,最后还是拿上了手提上了床,用被子盖上腿时他才发现周泽楷把脸也给塞进了被子里,孙翔无语的帮他把被子往下拉了一下,露出对方的帅脸。

孙翔开了QQ,就发现图标闪个不停。
[有关注内容]。
靠,周泽楷!孙翔无语了,他的关注内容就是周泽楷而已,现在这情况明显就是周泽楷偷偷爬起来上了Q。
孙翔在被子里的脚直接塞进了周泽楷的衣服里,刚蹭了对方的腰一下,脚下的身子就抖了起来。
孙翔笑,用脚在周泽楷腰上揉了起来,属于周泽楷的那团被子抖个不停。
然后孙翔的脚就被捏住了,四只手,软软小小的,孙翔被吓了一跳,差点把手提摔了,然后就反应过来,估计是那两小魔王。
四只小手也没停下,对着孙翔的脚底板就挠。孙翔这下真的把手提摔了,想踢腿却又怕踹到那两小家伙,只能在床上翻滚着,叫:“哈,周乐周礼,快放开!”
周泽楷也憋不住了,这三位可是压着他的腰在闹腾呢,只得扶了下身子开口:“乐乐,礼子……噗。”
周泽楷声音太小,被孙翔盖了过去,接着他的腰窝又让周乐的手肘戳了一下,自个就趴在床上了,喘了口气才缓过来,伸手就勾住了孙翔的腿,用力的拉了一下,怕他滚着滚着就撞了墙。
被子也被一下掀开了,周礼和周乐笑嘻嘻的趴在周泽楷的肚子上看着孙翔。
“靠,”孙翔拉了一下腿,没拉出来,郁闷的说,“周泽楷你放开我!”
周泽楷不说话,拉着他的脚亲了一口。
孙翔觉得脚底的痒直接传到了心尖,让他忍不住抖了一下,撑着身子的手一软又躺倒了床上。
他用手臂挡着眼大叫:“周泽楷你干嘛啦!”
周泽楷扬着笑看孙翔的脸从耳尖红到了脖子。
“小鬼们还在看呢……”孙翔爬起身来,小声说着。
周泽楷听他嘟囔着说着,他放开手来,扭头看两个孩子,就见周礼正捂着周乐的眼,自个也闭着眼,睁眼见周泽楷看他,还伸手朝他比了个耶。
孙翔也见着了,拉着周礼就捏了把脸,周礼拉着被子在边上看着,见他孙翔爸爸回头来看她,紧张的捏紧了被子。
孙翔就伸手拍了拍她的头,回头见着周泽楷在笑,干脆伸了手捏着他的脸往两边拉。
周泽楷还是笑着看他,孙翔最后还是败了下来,把脸捂在周泽楷胸前的被子里,捂在被子里的声音闷闷的:“靠,又犯规……”

闹了好一会,还给周泽楷量了体温,确定没什么大碍后,又见午睡时间差不多了,孙翔就要赶两个小孩子回房睡觉。
“不嘛。”周礼抱紧了他的手,“我们要听爸爸和翔哥的故事啦。”
“哈?”孙翔纳闷。
周乐从被子里摸出样东西,放在周泽楷肚子上让孙翔看。
孙翔看出来那就是周乐一开始抱着的那本黑色相册,周泽楷也直起身来,好奇的看着那相册,伸手将它翻了过来,发现正面印的是轮回标志,打开第一页,硬皮封的内侧上签了好几个名字。
周泽楷记起来了,这本相册是孙翔到轮回一个月后一群人一起送他的。
当时杜明和吴启非得要把名字签在封面,最后被方明华无情的镇压了,放的第一张照片就是孙翔来轮回第一天和他们的合影。

那时候是夏天,孙翔坐大巴到了轮回,然后在大门口让杜明拦下来了。
孙翔穿着白色无袖套头上衣,下身是运动裤,黑色跑鞋,单手拎包,长发用皮筋扎了高高的马尾,脸上架着茶色墨镜。
明明很帅的打扮却让轮回一众人笑了出来,杜明拉着吴启用手机悄悄的给他拍照。原因无他,只不过是孙翔额头上被压出了长长的红印子给他添了一份滑稽。
刚刚睡醒的孙翔不明白他们笑什么,只是隔着墨镜茫然的看着,然后皱了下眉,周泽楷也憋不住了,噗的一声扭过了头。
孙翔眉头一皱,连额上的红痕都皱起了。
“孙翔,你好。”最后是方明华先稳住走上了前。

后来用他说,这就是成熟男人的魄力。
孙翔杜明吴启吕泊远四人那时听闻这话,只回了一个字:“呵。”顺便一说,第二天训练的时候四个人都被放生了。

周泽楷也上前了,和孙翔握了手。年轻的omega身上有着淡淡的抑制剂的味道——孙翔是omega,这是昨天经理才告诉他的。
倒是看不出来,周泽楷心想,孙翔一八五的身高,身形也不单薄,除了留了头长发意外没有一丝的阴气,再加上所有单身alpha和omega都会喷的统一抑制剂,要不说真的看不出来是个omega。
以前他一直认为他是个alpha来着。周泽楷脑子里胡思乱想,反正面上也看不出来,也就多看了孙翔两眼罢了。
迷糊着的孙翔也没计较他们些什么,倒是吴启他们的胆子大了起来,拉着孙翔一群人簇拥着说去拍照,留下轮回这一伟大时刻。
然后周泽楷就让人推到了孙翔旁边,孙翔大大咧咧的把手搭到了他的肩上,另一只手把墨镜推到了头发上,周泽楷听见他小声说了一句身高不错,就转过头去看孙翔。
右面的江波涛听见了,扭头去看周泽楷,周泽楷看完孙翔转头就见着了江波涛询问的眼神,周泽楷就向他摇了摇头,江波涛就把头扭回去了。
拍照片的是那个开大巴的师傅,人正准备找地方停车呢,就被拉了下来,拿着相机的样子倒是蛮专业的,一只手在一边挥着指挥他们站好。

“一,二,三……”
“轮回!”

现在周泽楷手上的相册里,这张照片中除了周泽楷孙翔以外,所有人手都举着,周泽楷和他们脸上都带着笑,孙翔却是有点被声音吓到的样子,脸上的红痕虽然淡了,却还是看的出来。
周泽楷记得孙翔拿到相片时还因为这红痕和吴启他们展开了拉锯战。
想到这他不由得又笑了,孙翔瞪他一眼。
周泽楷还是笑,戳了戳那张照片,对周乐和周礼说:“开始。”
 

评论(10)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