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识愁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全职高手][刘卢]中暑

#刘卢#

生贺没写,所以拿稿子凑数【。

这个是刘卢超级甜本《没有蛀牙》的参稿,刚好主催说可以发我就义无返顾地,来发了。

不过坑爹的是我找不到他了...........然后我就打开了我的文件夹一个个找.

然后

我就开始整理文件夹了【。

最后终于想起来用了搜索........还好找着了.........

小卢生日快乐



刘小别现在不太好。

 

窗外的阳光透过了树冠照进了屋子里,给白色的墙上映了漂亮的装饰。窗外的知了叫的很大声,混在风扇扇叶转动的声音里,叫的刘小别的心都有点颤了。

他觉得自己整个人现在整个人都有点晕乎,眼前不断冒字的聊天框都显得有点晃眼。

“队长,我觉得我好像中暑了。”

 

刘小别看了眼电脑下方的时间,16:43,然后在心里算了算,觉得已经达到了通风的要求三小时了,便起身去关窗开空调。

这样子应该会好受点,他这么想。

但是按下了遥控,却没有提示音响起,刘小别抬头看了看空调,又摁了几下,最后下了结论,空调坏了。

靠!他把遥控往床上一丢,抄起手机给维修公司打电话,谈妥后坐回电脑前时,他觉得自己背后都汗湿了一块。

让自己的注意力回到电脑上的刘小别发现了哪里不太对。为什么微草队群里会出现“唐三打”“索克萨克”这类的名字?再往上一看……开错群了!

看着现在群里刷的一排“儿大不中留”刘小别忽然有了不详的预感。

 

飞刀剑:队长我觉得我好像中暑了。

小鬼:小别前辈我们来P!!!!!!小别前辈你怎么中暑了?!!!!前辈你还好吗!!!!

王不留行:小别?你现在怎样?头很晕吗?

叶下红:小别,你没问题吧?!

……

君莫笑:我说他那么久没回不会是倒了吧?

小鬼:!!!小别前辈!小别前辈!你说话啊小别前辈!!!

王不留行:他电话关机了。

独活:家里电话占线。

石不转:家里人呢?

王不留行:昨天他在微草群里说了家里人去旅游了。

索克萨克:义斩有没人在,去看看?

百花缭乱:大孙昨天给我打电话说义斩集体来看我们了_(:з)∠)_……

鸾辂音尘:楼上真是,啧啧啧啧。

小鬼:前辈我已经买好机票了我现在就去找你!!!!!!

君莫笑:哟,小卢好魄力啊!

夜雨声烦:小卢好我擦擦擦擦擦小卢你给我回来你把机票给我退了退了退了退了退了!G市B市那么远呢是你一个小孩子随便自己坐飞机去的嘛是你一个人去的嘛! 小卢你回来!刘小别出来你给我出来出来出来PKPKPKPK拐带我们家小卢我们快点来PKPKPK!!!

王不留行:……小卢,地址发你手机了。

小鬼:好!

索克萨克:小卢不要乱来。

君莫笑:哎,儿大不中留啊,顺便心疼楼上。

沐雨橙风:哎,儿大不中留啊,顺便心疼

无浪:哎,儿大不中留啊,顺便心疼

……

飞刀剑:靠!我就接个电话而已,小鬼你给我把机票退了!快点退了!

君莫笑:晚了。好了人都到了,国家队的都给我下来集合训练了!

夜雨声烦:靠靠靠小别我们来PK啊PKPKPKPKPK!叶不修你给我等着我这就来教训你我们来PK!

……

小鬼:呃……小别前辈?那个,我是瀚文的妈妈,我们家瀚文已经出门了,请小别前辈照顾一下他哈,麻烦了啊……对了,还有国家队的选手们,加油啊!

百花缭乱:……谢谢伯母QAQ

君莫笑:谢谢伯母

卧槽这算什么事,刘小别只觉得头更晕了,太阳穴一阵阵的发疼。

飞刀剑:嗯,伯母,我会照顾好小卢的。

 

等刘小别找到被卷在被窝里没电的手机时,已经是五点半的事了,打电话给卢瀚文,果然是关机的。

靠……究竟算什么事啊……刘小别把手机往床上一丢,抱着被子,晕沉沉的昏睡过去。

 

刘小别是被门铃吵醒的。

窗外已经是黑夜的模样,那只蝉也不叫了。风扇开着,只能勉强吹到他,他一摸自己的头发,发根处是细密的汗。

门铃又响了,刘小别踢沓着拖鞋去开门,是卢瀚文。

小鬼只背了一个黑色书包,脸上红红的,汗水从额头上滑了下来,走廊昏黄色的灯光撒在他身上,就像……

就像他在发光。

靠,刘小别猛晃脑袋,自己这是热晕了吧,又不是鸟人,发什么光呢。

谁知卢瀚文见他这模样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了,猛的扑上来就要贴额看体温。

“卢瀚文你做什么?!”刘小别被他扑的身子一晃,差点摔倒。

哪知这还不够,卢瀚文好像发现够不着,正在努力的踮脚要凑上来,球鞋正好踩住了刘小别的脚尖,疼的他呲牙咧嘴,一下就把卢瀚文给推了开来。

 

“啪”的一声,是刘小别打开了客厅的灯。他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觉得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在嗡嗡的响着,“卢瀚文,我现在没空跟你闹……”

卢瀚文愣了一下,又反应过来,瞪大的眼睛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小别前辈你不用理我的!我照顾你就好了!”

“是是是,”刘小别在单人沙发上坐下,昂头问他,“那你会做饭?”

“不会!”

“可是我现在饿了。”

“我可以叫外卖!”卢瀚文掏出手机就开始拨号,结果刚接通就手忙脚乱的挂了它。

刘小别在一边乱摁遥控,随口问句:“怎么了?”

“我忘了现在在B市……”

刘小别无语。

 

折腾着到外卖来时又过了一小时,刘小别还睡了一个小觉,模糊间就听到卢瀚文和人说话。再睁眼便见着卢瀚文的脸靠的极近,呼出来的气拂到了刘小别脸上,搞得他鼻子痒痒的。

“小鬼你干嘛呢?”刘小别用手去推他的脸,他现在根本没什么力气说话,更别说发脾气了。

卢瀚文挠挠脑袋,说:“我想看看你的体温来着……小别前辈我们去医院吧!”

“不去。”刘小别坐起来去拆外卖,见着了边上还有一壶柠檬茶,扭头看卢瀚文,“你做的?”

卢瀚文点头:“嗯,我在冰箱有看到,就切来泡了。”

刘小别喝了一口,甜甜的,大约是下了蜂蜜。

“嗯,没切到手吧?”他随口问到,却见对方把手一藏。刘小别皱眉,把他的手一把拉过来,就见到上面贴了个创可贴。

“卢瀚文!拿不动刀就别乱动东西!”

“只是不小心而已……那个柠檬太滑了……”卢瀚文越说越小声。

“哼……吃饭。”

“好的小别前辈!”

 

吃完饭,卢瀚文拿出来一个包装花花的小铁罐倒腾来倒腾去。刘小别还在喝粥,见了问他那是什么。

“保心安油!”卢瀚文倒出了里面的玻璃瓶,“妈妈叫我带的,说是擦了有奇效!”

“嗯。”刘小别喝不下了,把碗合起来准备拿去丢,刚站起来就一股恶心感冲上喉头,他捂着嘴就冲进了厕所。卢瀚文赶紧拿了纸巾跟上,给刘小别拍背。

“好了我没事了……”刘小别接了纸巾擦嘴,虽然胃里什么东西都没了,但是脑子却清醒了不少,“我拿衣服洗澡了,你带衣服没?”

“嗯,带了。”

刘小别洗好出来就被卢瀚文拉住了,“小别前辈,我给你搽油!”

“没空。”刘小别忽然想起来修空调的人还没来,要先给人打电话,没想到打过去对方却说是他没来开门,所以已经回去了,要明天才能弄。

靠,刘小别锤椅。

 

“那我们现在可以搽油了吗?”卢瀚文紧跟着问。

“随便你。”刘小别摆手,然后就被卢瀚文扯起了衣服,对方沾了药油的手就贴在了自己的背上揉了起来。凉凉的感觉就顺着脊梁骨爬上,然后变成一篇火辣辣的疼,但是感觉还不错。

刘小别被按的正舒服,背上却忽然一阵剧痛,“我靠卢瀚文你做什么?!”

卢瀚文被吓了一跳,捏着对方肉的手又一捏,刘小别顿时疼的直抽气。

“那个,我就是替你拉一下筋……祛暑的……”

“拉个毛线!疼死了!”刘小别揉腰,“嘶……”

“对不起,小别前辈……”卢瀚文见他是真疼上了,也连忙道歉,但却还不死心,“可是疼了才算有效……小别前辈你就让我再试试吧……”

然后?

然后刘小别妥协了。

然后他就瘫在床上奄奄一息了。

 

“对不起啊小别前辈……”卢瀚文咬着拳头在一边看他。

“臭小鬼……”刘小别无力骂人了,扭头见着那家伙一脸担忧,手上还捏着那罐油,眼角不住又是一抽。

日……算了……刘小别伸手拍了拍他的头。

“还是,谢谢你啊。”

-----中暑·end-----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