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识愁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全职高手][喻魏]芥末(下)

←.统计了一下全文.....这是我完结文里最长的一篇啊摔.下次到200粉时我就假装没到吧


 @K.Y 

 王江私心乱入我造你是不会介意的是吧是吧!【不是很多我就不打tag了你们注意一下。 
 
occ是常态。超级occ比常态还常态。 
私设非常多!很多!多!【翻原著翻到死后放弃了。 
 
最后那里,是我真的不知道写什么好了。 
芒果真的很酸很酸σxσ 
所以我写的也很酸很酸很酸【借口! 
 
 
 
 
7. 
魏琛第三次吃到的芥末不太算芥末,那只是一片芥末味紫菜罢了。 
墨绿的颜色,上面小小的,点点白色的盐粒,看不出来它的味道。 
魏琛不知道,扑了上去咬住了它。 
冲鼻的辣味呛的魏琛想蹲下来,但他挣脱不能。 
那不只是芥末,还是一个吻。 
 
8. 
魏琛回到了荣耀赛场中。 
这是他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的。意料之外的是他不曾想到过这个年纪还能回到赛场,意料之中的是他明白自己内心一直渴望着。 
同时也坚信着。 
 
不是没有考虑过如何面对喻文州的问题。 
但是,魏琛把手贴在了冰凉的玻璃上,看着雾气在手指边上晕开。 
他点了点玻璃。 
那只是少年不知世事而造成的误会,他并不是喜欢我的。 
是的,那只是仰慕。 
 
毕竟老夫当年也是神一样的少年啊! 
魏琛回复了叶修,然后深深吸了一口烟,摁灭在桌子上,由着上面又染上了焦黑的痕迹。 
“靠,老魏你又在我桌子上摁烟头!”瞥到魏琛动作的网吧老板大叫。 
“怕什么,又不是第一次了。”魏琛也不理他,凑近屏幕去看上面的人物。 
老板骂骂咧咧的继续看他的股市行情图,魏琛听的烦,带上耳机继续游戏。 
怕什么呢,什么都不怕。 
 
再见到喻文州,是在兴欣和蓝雨比赛前的一夜,魏琛出来买烟,遇上了蓝雨的正副队长。 
“魏老大!”眼尖的黄少天一下就发现了正准备战略性撤退的他。 
 
“呃,少天,文州。”魏琛上前。 
“魏队,”喻文州扯着浅笑,伸出了手,“好久不见。” 
魏琛发现他眼中毫无波澜,只是染着路灯带来的点点的亮。 
没错,这样才是对的。魏琛不禁为自己的远见和时光带来的睿智点了个赞。 
却不想握手的时候,那双手是微抖的。魏琛不禁愣了,低头看那手,仍是修长,和着暖玉般的色,但却是凉的。 
魏琛抬头,撞见一双带着些微慌乱的眼。 
 
“哈哈哈,”魏琛笑,“蓝雨家大队长,见到前辈居然怕成这样吗?放心我不会用手速欺负你的。”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黄少天就先炸了:“哎呀魏老大你不就跟叶修那家伙没待多久嘛!怎么也跟着叶修欺负队长呢!魏老大我说你这样子不行啊你生是我们蓝雨的人死是我们蓝雨的鬼啊,你说你回来不来蓝雨就算了哈,怎么一回来就欺负队长呢,队长他明明那么惦记着你呢……” 
他还想说什么却被喻文州打断了:“好了,少天你先别说了。” 
魏琛被这一长串话也弄得头痛,附和道:“就是小兔崽子你还是别说话,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没学到老夫一点稳重的神采呢?”见黄少天又是要炸的样子,他赶紧把话题扯会喻文州,“你看文州就不同了,继承了我的账号卡就继承了我的意志哈,看看,看看,多么的淡定成熟大度的一个人啊,是吧文州?” 
边说还边拍一直握着的手。 
喻文州也笑:“是的,多亏了魏队的指导。” 
 
魏琛对上了他的笑,发现那抹慌乱已经是无影了,似乎只是他的错觉。 
魏琛又是一愣,再看那双手,稳稳的握着,不轻不重。 
黄少天随着他的目光也注意到他们的手,心里感觉好像哪里不太对劲,却没有细究,他只是开玩笑似得把手覆了上去:“队长你们还要握手我多久啊,新老队长深请对望,哦不对握的交接仪式嘛,那让我也握握嘛,来来来握握握!”好好一句话愣是说出了求PK时的烦。 
魏琛老脸一红,顺势把手一转,握住黄少天的手晃了个几下便放开了,嘴上还不忘反击:“来来,握握,握握啊,老夫一双手多值钱啊让你也沾沾喜气。” 
“靠,老大你越来越不要脸了。” 
 
一番寒暄后便是分别,魏琛挥了挥手转身离去,走至一半停了下来,回头去看。那身高相差无几的二人朝着与他相反的方向前进着,他们脚下的影子被路灯拉扯成了几份,不断的伸长再缩短。 
黄少天在和喻文州说着什么,喻文州侧耳去听,虽然看不见,魏琛却能模拟对方嘴角扬起的弧度。 
呵,什么破玩意嘛。魏琛撕了烟盒的塑封,叼了根烟后摸口袋,却发现自己没带打火机。 
靠,这什么操蛋事!魏琛叼着烟都有点蔫了,再一抬头,看到的却是喻文州回头看着他的样子。 
 
喻文州朝着他挥了挥手,然后又扭头回去了。 
 
靠,这什么操蛋事!魏琛又暗骂了一声。 
 
后面的事情就很正常了。 
游戏里打打杀杀,赛场上打打杀杀,偶尔还回忆一下往昔峥嵘岁月稠什么的,也就由着时间被一点一点的吞噬消失了。 
 
日子就是那么平淡似水的模样流淌着。 
才怪! 
靠,这算什么。魏琛很无语的看着不远处抱在一起的二人,光天化日,啊不,夜黑风高朗朗乾坤的两公众人物就在一路灯底下搂搂抱抱还打个啵算是个什么事啊? 
然后魏琛看见了他俩身后biulinbiulin的闪着光芒的旅馆招牌,好吧,也许不止是打个啵。 
魏琛捏着手里的烟盒望天,觉得以后大半夜买烟的任务还是都交给包子好了。不然总得见着一些不该看的东西老人家内心承受不来。 
 
所以这两人一个在B市一个在S市为什么要跑来H市打个啵!魏琛的脑内已经从“扑街仔”刷到了“冚家铲”,最后终于想起了战略性撤退的这件事,但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幸的被包围了。 
面前是眼睛不对称的王杰希,身后是笑眯眯的哈罗波涛。 
魏琛看着王杰希的脸愣了半天,确定大半夜看他的眼睛确实是有点吓人以后便扭身去对着江波涛了。 
 
“嘿,两位皇军,我可是良民,大大的良民。”魏琛琢磨着这小后辈的笑容背着光看时怎么就这么渗人呢。 
“大良民可不会大半夜的出门。”王杰希慢慢的也绕了过来,和江波涛站在了一块。 
魏琛低头看他们的影子,参差交错着岔开着的影子,并在一起的影子。 
“大良民也不会半夜打啵。”魏琛叼着刚拆出来的烟含糊的说着,手上摸了许久发现自己没带打火机,“切。” 
江波涛继续笑:“我们可不是良民,我们是皇军。” 
 
最后魏琛和江波涛两个人排排坐坐在了马路边上——王杰希被要求去两条街外的那家蛋糕店买芝士蛋糕。 
“你可真会折腾人。”魏琛找不着打火机,只能叼着它过过嘴瘾,“我说你等蛋糕就等蛋糕,没事把我也拉着做什么。” 
“我怕黑嘛,前辈就不要介意那么多啦。”江波涛咬着王杰希刚刚给的喜之郎,含含糊糊的说着。 
“靠,明明还有路灯陪着你呢,再不济你上楼去等啊。”魏琛无语。 
“前辈别那么无情啊。” 
“有话就说有屁快放。” 
“呃,”江波涛一愣,抬头看他,“被发现啦?” 
魏琛没好气的回答:“太明显了好吗。” 
 
“也没什么事了啦。”江波涛又去咬他的吸管,“只是看到前辈忽然想起来问问而已。” 
“前辈是怎么保持远距离恋爱的感情的呢?” 
“噗。”魏琛不小心狠狠的咬了烟嘴一口,有点狼狈的吐掉了烟,他扭头去看江波涛,“咳,你说什么远距离恋爱?我和谁远距离恋爱了?!” 
“前辈不是在和喻文州前辈谈恋爱吗?” 
“卧槽你是喻文州请来的逗逼么?!快说喻文州给了你什么好处!” 
“……所以前辈你们没有在谈恋爱?” 
“我说你听谁说的这乱七八糟的。”魏琛挠挠头,趴在了曲起的双膝上。 
“看出来的啊。”江波涛也叼着吸管学他的样子坐着,“喻文州前辈非常喜欢前辈你,而前辈你也很关心喻文州前辈啊。” 
魏琛翻白眼:“拜托那只是普通的了解对手啊好吗。” 
 
“……前辈你心里真的是这样想的吗?”江波涛转头看他。 
“……”还能有假哦?魏琛埋着头反驳着。 
 
接下来两人默契的绕开了那个话题,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江波涛的果冻早吸完了,就咬在嘴里不丢。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王杰希才回来,江波涛一见着他就扑了上去,目标自然是王杰希……手上的芝士蛋糕。 
魏琛觉得自己眼真的是要被闪瞎了,弄得他忒想朝这两位吼一声:你们知道夜里的强光能造成视力下降乃至失明么!他么的人家说的还只是强光而已你两直接上闪光弹是吧! 
“那没事我先回去了。”踢了踢脚上的拖鞋,他抬头问。 
“嗯,前辈再见。”江波涛回头说道。 
“再见再见。” 
 
魏琛回到上林苑时,其他人都已经睡了,魏琛也摸上床去,但趴了半天愣是没睡着。 
靠,烦。他坐起身来挠了挠头发,给自己点了根烟。 
 
 “喻文州前辈非常喜欢前辈你,而前辈你也很关心喻文州前辈啊。” 
 
操,什么破玩意嘛。 魏琛叼着烟想了想,忽然想起了离开蓝雨时得到的那本相册,他记得被他放在了衣柜下面的柜子里。 
把手机手电筒打开,魏琛就着光翻起了相册。 
喻文州那一张相片现在看起来还是小清新到不行,盯了那两行字看了半天,魏琛默默的打开了了手机百度一下。 
只是一首很普通的送别歌的歌词罢了。这是魏琛得出的结论。 
小兔崽子都在想些什么啊。魏琛伸手把照片从相角贴里抽了出来,却发现下面还藏着两行字。 
 
“魏琛, 
我喜欢你。” 
靠,小兔崽子!就不得安生一下吗! 
 
日子就这样子过去了。 
打BOSS,打团战,打比赛。 
然后他们从常规赛打入季后赛。 
然后赢了。 
第十赛季冠军,兴欣。 
 
真的做到了。魏琛转了转手上的戒指。 
比赛已经结束了,庆功宴要回H市了才举办,而他现在面对着喻文州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魏队找我有事吗?” 
“……有。” 
“嗯” 
“你的告白,老夫接受了。” 
 
来时莫徘徊。 
也就如此罢了。 
 
9. 
魏琛答应了告白,这是喻文州预料之外也是预料之中的。 
对于自己对魏琛的爱,喻文州是挣扎着的。 
第六赛季结束后魏琛的拒绝让他的爱直接陷入了沉寂之中不得翻身。 
 
以后都见不到魏琛了,他恐慌着。 
魏琛不会离开荣耀的,他坚信着。 
 
在那之后,喻文州偷偷的练了个小号,专门在游戏里踩地图。 
每个人都可能是魏琛,每个人都不是魏琛。 
就这样吧。喻文州捏紧了手又在松开,那张账号卡也被折成两半丢入了垃圾桶里。 
然后他又看到了那人。 
 
他回来了啊。 
 
喻文州以为自己能很冷静的面对这件事,但握手时,他却露怯了。 
太丢脸,但他却是笑着的。 
太好了啊。 
 
他回来了。 
就算没能被答应,但能看到大概就很开心了吧。 
再后来,就在一起了。 
幸福的不得了。 
 
10. 
去参加国际赛前喻文州偷偷的跑去找魏琛了,下了飞机他先去买了水,送了一包小紫菜,芥末味的。 
于是他就叼着紫菜站在小巷里,等接到短信的魏琛来接他。 
芥末味的紫菜味道也没有很冲,一小块一小块的含着慢慢咬的时候便是普通的口感。当他开始吃第二片时,魏琛来了,一把扑了上来,咬住了紫菜,然后被呛的一顿。 
喻文州笑着加深了吻。 
 
芥末很呛,就如同他们的爱情。 
 
不管对错,只是本来就是如此而已。 
 
 

评论(1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