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识愁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全职高手][王江]天使与海豚(五)

@靴下猫腰子   我,尽力了....

 

 

 猛的,发现我把序号打错了。 

【等待】
江波涛在等王杰希来,他那日虽然睡得极好,但是还是在被叫醒的朦胧中听清了王杰希说的过两天还会再来的话语。
他想告诉王杰希自己喜欢上了他。
不,是爱上了他,打心里的,来自深海的爱。
可是王杰希没有来。
第一天没有。
第二天没有。
第三天没有。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一个月就这么过去了。
可是王杰希没有来。

江波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把鱼尾巴泡在水里,一下一下的摆着,上次王杰希留下的羽毛被他用麻绳串了起来,在尾巴上饶了两圈挂住。
尾巴摇一摇,羽毛晃两晃。
江波涛垂下眼皮仰面对着太阳,略过灿烂的阳光照下来,有种灼烧眼皮的感觉。
如果他现在出现在我面前挡住太阳,我就原谅他那么久没来找我这件事。

眼睛上的灼热感消失了。
他来了?江波涛睁开了眼,却发现只是一大团乌云遮挡了太阳。
江波涛失望的闭上了眼。

夜里,海上下起了暴雨。
江波涛躺在离海面三英寸的地方,仰面望着天。
月亮消失了,星星消失了,雨一滴又一滴打了下来,撞上海面,还未触碰到他就已经融入了大海。
雨水消失了。

江波涛微微浮出了海面,雨终于是打到了他的身上,那力度对于有着能抵抗深海压强的身体的人鱼来说并没有什么感觉。
可是江波涛疼。
打心里的疼。

“海豚想给天使一个拥抱,可是天使的家住的那么高。”
这是一个异世旅人带来的歌。江波涛忽然就想了起来。
我想给他一个拥抱,可是我触碰不到他。
江波涛放松自己,慢慢的沉入了水中。

“妈的!早知道老子就先干掉那个鸟人再说!”孙翔看着不远处的江波涛,狠狠的击了一下海面,飞溅的水花跳起极高,“靠!凭什么江波涛要等他!凭什么!”
他身后的总是笑闹的众人都是沉默着,周泽楷握紧了他的手。
他们都很担心江波涛。
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他们无能为力。
因为爱,本来就不可理喻。

暴雨下了两天,在这之后便是风和日丽。
江波涛趴在礁石上,让自己的下半身浸在水中,不断用鱼尾舀起海水淋在自己身上,以减少太阳带来的炽热。
两夜的暴雨导致了不少的船只事故,轮回海域的众人便去收集物资了,留下了他一人在这里,说是看家。
孙翔还特别叮嘱他一定要在海面上晒着太阳等他们回来。江波涛好笑,他们的家在深海,浮在海上能看出什么来。

『午后的太阳多晒晒心情会变好的。』
这是江波涛以前安慰孙翔的话,没想到现在被反过来安慰了。

江波涛知道他们担心自己,可他也没有办法。
虽然只见过两面,但江波涛不相信王杰希会是食言的人。
『大混蛋……说谎的人鼻子会变长的啊……』江波涛盯着海平线,喃喃出声。

【审判】
“微草殿天使长王杰希。”
“是。”
“你是否承认你有罪?”
“不,我不承认。”
……
“有人举报你与一只下界魔物交往过密,你是否承认?”
“我承认。”
“有人举报说你赠予了下界魔物圣庭神物表示爱意,你是否承认?”
“我承认。”
……
“你是否承认你有罪?”
“我承认。”
……
“审判结果,微草殿天使长王杰希,与下界魔物接触,受魔物蛊惑,错入迷途。”
“判,暂时剥夺天使之力,于荣光之塔进行悔过清修,望其能尽快驱逐心中魔气,再归圣光。”

荣光之塔里很很亮,只要抬头往上看,就能看到圣光所在。
这里是圣庭用来关押被魔气侵扰的人的地方,据说圣光能去除心中魔气,使人尽快回归圣途。侵扰越深,便离圣光越近。
离痛苦越近。

王杰希被关在了离圣光最近的一层,似乎只要伸出手就能触及。
他苦笑。
这是叛离罪。
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了吗?他想。
对于圣庭内部的分裂与明争暗斗王杰希一直是心知肚明的。
以完全杜绝圣庭与下界联系为目的的保守党,主张圣庭联系下界并进行统治的激进党,这二者之间的平衡在叶修脱离天界以后就已经隐隐有了破裂的苗头。而自己的这次“犯罪”无疑是激化了破裂的速度。

他们想要的是什么?无非是微草殿所掌握的天使圣教罢了。
王杰希明白自己在这场斗争中是个变子,他掌握了所有幼生天使的教育,也就是圣庭的未来。而他的立场,无疑会影响全局,他是中立着的,但未来难免会有变数。
而且,王杰希闭着眼想,他的亲传弟子之一乔一帆,便是随着叶修脱离天界的天使之一。
不管保守党还是激进党,他们都不想再出现个“叶修”。

那么扼杀就是必然的了。
对外宣读的迷途罪,却施行的叛离罪罚。
圣光能使天使生存下来,也就能扼杀了天使,王杰希往房间里再坐一点,圣光的热量刚刚已经让他晃了神了。

现在大部分的圣庭天使对圣光的信仰早已经不再纯粹了。
无论是保守党的“防止圣光为下界所污染”还是激进党的“用圣光净化这浊污的世界”,两种思想中的圣光信仰中都掺杂了别的思想。
欲望,畏惧,亦或者是其他些什么。

原罪的盒子已经打开,罪孽已经开始蔓延。
唯有爱。
唯有掩藏在这盒子最底的爱。
唯有爱,才能净化这一切。

王杰希面向圣光跪着,低喃着这节圣光残卷,就如同在学校领着孩子们一齐念着祷告时那样,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深蓝色的鱼尾在月下闪闪发光。
柔软的鱼鳍在日光底下被浪花拍打。
笑眯眯的眼睛中蕴藏了整个大海。
微微扬起的嘴角笑柔了春风。

他在说什么呢……

“我爱你啊……”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