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识愁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全职高手][叶蓝]风不须归(Chapter4)

#我对软软的小肚子是真爱.

#手感好不解释.


Chapter4

蓝河的屋子里没有什么改变,可能最大的变化就是乱七八糟的书房里多了一张行军床。

叶修现在就坐在这张行军床上,撩着自己的衣服给蓝河看肚子。

叶修做风神的这几百年都没有怎么运动过,以前还是一株枣树的时候至少还有什么风吹雨打的磨练一下,成神后却是要走了使法术,起风了使法术,下雨了使法术,太晒了使法术。

总之就是,他只是有点小肚子而没有成为一个大胖子这便是很了不起的事了。


现在这个白白软软的小肚子上面有着一块淤青。

不深不浅的一块,但因为周围白皙的肌肤上更显的明显。

蓝河生出了一股愧疚感。可是明明是他自己先使坏的,蓝河在内心为自己小声的辩解。不过你下手确实重了,他又对自己这么说。

“……对不起……”他讷讷的说了声。

叶修叼着不知道打哪来的烟,抬头看他,说:“你说啥呢小蓝,听不清啊。”

蓝河捏捏衣服,又说了一声:“对不起。”声音算是大了点。

“也不全是你的错。”叶修放下衣服,用两只手支着身体,昂着头看着蓝河笑,“我也有责任嘛。”

蓝河愣了,微微瞪大了眼看他,叶修居然承认自己有错,他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刚才回来时看到的太阳是不是打西边起来的。

然后他更愧疚了。

也许他对叶修有着误解,对方可能并不是他想象中那么恶劣的人,也许是因为他不懂人情罢了,毕竟对方是个神,可能很久没接触这个人间了。

而自己还下了那么重的手。


蓝河打小就是个心软的孩子,耳根子和性子一样软,就听不得人说好话,一说便是什么都能应承下来。虽然这些年在社会上摸滚打爬着,但这吹着海风的温暖小镇也没给他养出多少性子来,最多也就多了一点防备。

叶修这一服软,稳稳的戳在了蓝河的命门上。

他又捏了捏衣角,没等叶修再开口便扭头往外跑,说着是给叶修拿药油去擦擦,活血化瘀。


愣是把叶修的下一句“但责任还是你比较大你得以身相许负起来”的笑言给堵在了喉咙口。

叶修拉拉衣服看肚子,按了按那块淤青,隐隐的疼就那么起了。


蓝河翻了好一会才翻到活络油,两年前买的,被塞在药箱的最里头,还没开封。

蓝河从不用活络油,他爷爷用。

那时候还是住在小院里。知了鸣叫的夏日午后,爷爷就坐在门口,倒上琥珀色的药油,在他被晒成浅粽色的皮肤上一下一下的揉着。小蓝河拿着小板凳蹲在边上,一下一下的摇着手中的小扇。

爷爷就用没沾上药油的那只手去捏他的鼻子,说着乖娃子之类的话语。

然后一老一小就笑在了一起。

后来爷爷没了,蓝河还是会去买活络油,三年一换,往往没开封就扔了。

今年这一瓶倒是幸运。蓝河把活络油递给叶修时,如是想着。


叶修不接。他又撩起了衣服来,仰着头看蓝河:“你给我搽一下呗?我自己来不得劲。”

蓝河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摸上了对方的肚子。软软的手感,带着点弹性,蓝河不自主的摁了一下。

“……”叶修黑线。

蓝河也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慌忙的把手收了回去,从脸颊到耳根子处都染上了红:“对,对不起,那个,你还是自己搽吧,我……我先去上班。”

说罢,便逃难似的丢下了药油冲了出门,外面铁门关上的声音震得叶修的心尖都颤了颤。


而门外的蓝河也被吓了一跳,揉了揉心口,才发现自己忘了把运动服换下来,却又不好意思再回去,结果刚走到楼梯口却发现自己连拖鞋都没换。

只得开门回去,然后发现钥匙也没拿,所幸门框上的钥匙还是好好的搁着。

叶修是还在书房里的样子,蓝河踮着脚尖进门,努力不发出声响。


待他换好鞋准备走时,却听见书房里的一阵咳嗽,然后是玻璃爆裂声和重物撞到地上的声响。

蓝河一吓,赶忙冲了进房。

叶修倒在了地上。装药油的玻璃瓶子裂成了几个大块碎片和亮晶晶的粉末,原木的地板上撒上了星星点点的血迹。


“叶修!”蓝河大惊,赶紧上前把叶修扶回到行军床上,又唤了几声他的名字,按他的人中,也没见对方有点反应。

伸手去摸他的脖子,却什么脉搏都没有,蓝河吓得手都抖了。

蓝河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叶修是神,不会那么容易就出事的,现在重要的是知道他到底怎么了。

他先打电话给了黄少天,但不知道为什么手机是关机的,再打给卢瀚文,铃声响了半天,最后表示暂时无人接听,打龙宫的电话也没有人听。


这神也不能送到医院去啊,蓝河咬着拳头想办法。

那就只能自力更生了。

蓝河检查了一下叶修的身子,发现那血迹大约只是玻璃瓶子摔烂时划到叶修留下的,所幸只是小伤口,蓝河就去拿碘酒处理了一下然后用纱布裹了裹。

接着收拾了一下地上的东西,然后给养殖场打了个电话请假。


坐在床边,蓝河想了想,又出了门,在楼下的药店里给买了一瓶活络油。

回来了就撩起叶修的衣服下摆,倒上了活络油,一下一下的慢慢揉了起来,灼热的感觉从手心烧了起来,蔓延到心底。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