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识愁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全职高手][喻魏]芥末(上)

@K.Y  点文……说好的一发完结在手机崩溃n次后碎成了渣渣,因为崩一次我重写时总会……多出好多字……
occ估计突破天际了惹……
喻文州感觉超级不像17岁的孩子啊……我旁边的人同学都是逗比型的,一个成熟稳重的都没有……
所以……真的好像是27岁的……
以及芥末味的,我已经尽力了!

蹭了一下班上的电脑



有一个记者问过魏琛这么一个问题。
“魏琛前辈教过喻文州选手的吧,请问前辈觉得喻队长像什么呢?”
“嗯……芥末酱吧。”魏琛咬着烟头想了一下,给出了这个答案。
“咦,为什么呢?”记者疑惑,“一般人不都会说是某种动物或植物吗?”
“哪有什么为什么,想到就说了呗。”魏琛摆摆手回答道,“话说你怎么老是问蓝雨的问题呢,那班小兔崽子又不归我管。来兴欣就要问兴欣的问题啊,换个问题换个问题。”
记者无语,明明才问了一个而已,却还是从善如流的换改了话题,“那问什么好呢?”
魏琛一脸严肃:“你可以问问我叶修像什么。”
“咦,像什么?”记者好奇了。
“沙包。”
记者有点吃惊:“为什么这么说呢,难道叶修前辈经常被欺负?”
“不是啊,主要是看着他你就想揍两拳。”
“噗。”记者笑出了声。
“你居然嘲笑我们的前队长。”
“诶,诶?可是……”是你先说的啊。
“没有什么可是的,笑了就是笑了老夫听到了。”魏琛“嚯”站起来,“老夫生气了,老夫先走了。”
记者欲哭无泪,这叫什么事啊。
幸好没过一会乔一帆便端着一杯水推门走了进来,他一脸歉意的把水递给记者,说:“抱歉,魏前辈身体不太舒服,接下来我来吧。”
“好的。”记者捧着水杯感动了,兴欣还是有天使的。
……
……
……
“呼……”魏琛坐在沙发上,吐出一口烟,想着刚刚记者问的问题。
为什么呢……
当然是因为像啊。
芥末酱是一种来自东洋的调料,有着无害温和的色泽和绝对的进攻性。
如同那人。

1.
魏琛第一次吃到芥末是他离开蓝雨的前一天,在他自己的送别仪式上。
那天他们开KTV开了个房来玩,有人便带了一管芥末,说是惩罚用的。

透明的塑料给它温厚的绿色添加了一抹透亮,也掩盖了它辛辣的气味。
无害而温柔。

2.
魏琛知道自己醉了。
小兔崽子们轮着给他灌酒,一人一杯一口闷,就看准了他一个人欺负。
他伸手揉了揉眼,喝的多了有点晕,眼睛里涩涩的,看着蹦蹦跳跳唱歌的黄少天都变成了两个。

“前辈是不是累了?”身边的沙发微微陷下,一双有点凉的手摸上了自己的额头,眼前的光线被一块黑色的布料挡了个干净。
“小兔崽子你干嘛呢。”魏琛一把挥开那只手,抬头看那人。

喻文州。

他的脸上仍是淡淡的笑,好似从未变过。
才十七岁的小崽子,哪来的这么多淡定的。
打败自己的时候也是这样,魏琛看着他的脸愤愤的想,看着就想给他一拳。
好吧,我是大人,不和小兔崽子计较。魏琛这么想着,边把人拉到一边去,嘴上念叨着:“去去去,边上起开,别挡住我看热闹。”

喻文州愣了愣,又伸出手来给魏琛揉太阳穴:“队长,你醉了。”
醉了也不干你事。魏琛挥挥手:“没醉没醉,老子千杯不醉谁醉了你才醉了。”

“队长以后会去哪里呢?”喻文州带着笑意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了。
 “男子汉大丈夫四海为家爱去哪去哪。” 魏琛把手上的酒灌下,捏了一下后丢入了垃圾桶,“小兔崽子们,给老夫把话筒留下!”

《老男孩》。
一阵鬼哭狼嚎中,魏琛好像看到喻文州看着自己的手发呆。
天知道在想些什么。魏琛又扭头去看歌词了。

魏琛回到位子上坐着,刚才乱唱一阵,他有点热,撩着衣服下摆擦了一把,抬头再看,喻文州正直勾勾的盯着他,手上是那管芥末。
“想什么呢?”魏琛在他面前晃晃手,一把夺过了那管芥末,打开盖子闻了一下。
“阿嚏,咳咳,咳咳咳……”魏琛鼻子痒痒的,打了个大喷嚏,然后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了起来。
喻文州一下一下的拍着他的背:“队长,你没事吧?”

“没事。”魏琛好歹缓过来了,也清醒了一点,把盖子拧了回去,“呼,丫的,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
喻文州接了过来,却是又打开来了,挤了一点点在桌上的小果盘边。
“队长真的要离开了吗?”他慢条斯理的扭着盖子,一下一下的旋回去。
从容不迫。
如同在打荣耀时一样。
那双手修长而漂亮。

“老啦老啦。”妈蛋的都输你这个小兔崽子了还有脸混下去吗?!
我当然还想继续啊。
我还没夺得我的荣耀啊……
魏琛仰头看着头顶上的那盏小小的灯,伸出手,虚空中抓了一把,又张开。
逆着灯光的手影也是修长的。
魏琛却知道有什么不一样了。

然后有一只手指忽然塞进了他的嘴里,勾了一把他的舌头又迅速退了出去。
卧槽!他刚想大骂却又感到一股辛辣的味道沿着鼻子而上。
好呛,眼睛一瞬间被眼泪模糊了。
“呸呸呸。”吐出来的是点点的绿色,魏琛整个人都不好了用力的擦着自己的眼睛,“卧……卧槽,小兔,咳咳咳……小兔崽子你……咳,操!”
眼泪一直在往下流,魏琛怎么擦也擦不完。

他看旁边那个小兔崽子,对方还是笑着,然后举起那根万恶的手指,上面还有点点芥末。
他自己舔了一下,然后呛咳出声,抹着眼泪说:“果然很辣呢。”

好像有哪里不对。魏琛被酒精和芥末暂时麻痹了的大脑却什么也怎么也想不清。
算了。他擦了把眼睛,然后一只手伸了过来,拿纸巾一下一下的擦着他的眼泪。
果然还是有哪里不对啊!

还没等魏琛醉晕晕的脑子反应过来,便有东西狠狠的撞到了他身上。
“魏老大魏老大魏老大!”黄少天扑到了他的身上,大喊着,“来唱歌吧唱歌吧唱歌吧!诶,你们在干嘛呢干嘛呢,卧槽魏老大你怎么哭了卧槽喻文州你怎么也哭了?!舍不得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老大你就留下来吧留下吧。”

咋咋呼呼的黄少天一喊,全部人都看了过来。
魏琛被吵的脑袋都疼了,把盘子上的芥末酱用苹果一抹塞进黄少天的嘴里。
“诶?什……么……啊!”
黄少天泪如雨下。

最后就变成了一场芥末的混战,基本每个人都被塞了点芥末,最后魏琛坐在沙发上,扶着唯一清醒的喻文州哈哈大笑,其他人也各自笑着,眼泪就挂在眼角。
后来的事魏琛记不太得了,酒劲彻底上来后他就睡着了。

他是被闹钟闹醒的。
张开眼看到的是宿舍的天花板,前一天翻出来的乱糟糟的行李被整理好来,床头贴了张便签纸。
清楚好看的文字。
“桌上的水和醒酒药请服用,钱包和车卡放在行李箱内层……”
便签纸被填的满满的,把小事都写的清清楚楚。
“切……说的好像活的比我还久。”魏琛揉了揉太阳穴,下了床走到桌边,桌上除了水还有一本牛皮本子,张扬的几个大字,“致魏琛”。
水已经有点凉了,魏琛也不在意,就着水吃了药后,慢慢的翻着本子。

“魏老大!嘿嘿嘿,看到这个本子是不是有点感动啊,这是我和喻文州特地给你做的礼物哦,快感谢我感谢我感谢我,为了做这本子我可是费了老大力气的,哎呀,写多了,不过随便吧,反正那么多页呢。嗯,魏老大出门在外要好好的!然后记得打打电话写写信什么的啊,还有嫂子!我要嫂子!啊,喻文州说没地方不让我写了,什么嘛,明明还有那么多页……”
魏琛翻过一页去,反面则贴着黄少天的一张照片,少年恣意而轻狂。

“切,小年轻就是小年轻,多少年前的手段了。”说是这么说着,魏琛仍是一张一张的慢慢翻着,妈的,昨天吃的芥末好像没吞完。

翻到最后几页,是喻文州的。

先贴了照片,少年人站在一颗树边,恰好扭头看向镜头,嘴角沁着微微的笑。
旁边是字,抄了一段歌词。
“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娘们兮兮的。”魏琛戳了一下那张照片。
再后面的几页,是一些注意事项,生病,外出,消防……分门别类的抄的整整齐齐。
看字迹是出自喻文州之手。
“切。”魏琛一把把剩下的水喝完,本子塞进了行李箱里。
拉起行李箱就要走了,想想,又倒回来,撕了张纸写上几个字后,压在玻璃杯底下。
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小兔崽子们,老夫先走啦!”

3.
魏琛就要离开了。喻文州清楚的认知着这一点。
他坐在KTV房的角落里,耳边是黄少天的歌声,他却紧紧盯着魏琛。
魏琛好像醉了。
喻文州知道是为什么,给魏琛的敬酒也有他一份。

喻文州舔了舔有点干燥的嘴唇,手上的杯子,捏紧了又放松。
魏琛在看黄少天唱歌,也或者在看着别的东西,他却是一直盯着魏琛的,盯着魏琛有点失神的样子。
离开荣耀很难过吧。
喻文州觉的心里被刺了一下,难过就哭出来啊。喻文州放下了杯子,拿起了被丢在一边的芥末酱。

“前辈是不是累了?”喻文州把芥末放到桌上,伸手去摸魏琛的额头。
刚才魏琛揉了揉眼,是发呆久了有点眼涩吧。喻文州这么想着。
然后就被推开了。
喻文州愣了一下,也不在意,坐到了一边,伸手给魏琛揉太阳穴,喝这么多,明天起来肯定头痛。
“队长以后会去哪呢?”喻文州微微凑近了一点。
对方果然没说。喻文州看着魏琛跑去抢话筒的身影眯了眯眼。

喻文州盯着魏琛的手。
打游戏的人手都好看,这是吃饭的家伙,每人都好好保养着,魏琛的也是。
他的食指在话筒上一下一下的敲着,打着节拍。
喻文州可以想象出这双手在键盘上翻飞的样子,多好看啊。

喻文州是个很老成的人。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我喜欢魏琛。
我喜欢魏琛。
我喜欢魏琛。
他清楚的知道着这件事。
面对魏琛的离开,他不急,他知道,魏琛会回来的。
因为荣耀。

喻文州拿着那管芥末玩。
魏琛唱完歌回来了,撩起衣服去擦自己的脸。
喻文州直勾勾的盯着露出来的肚子,那上面有着因为不常锻炼而出现的一点肥肉。
有点想摸摸呢。
喻文州这么发了下呆,芥末就被抽走了,他好笑的看着魏琛因为芥末的味道而咳嗽着,然后又拿回了芥末,挤了一点在果盘上。

“队长真的要离开了吗?”即使自己心中确定了答案,喻文州还是忍不住问,他有点不安。
特别是听到魏琛说老的时候,你今年才二十四岁,我们明明还可以有很多夏天。
看着魏琛举手看的样子,喻文州的不安到了顶点。
他把芥末一把塞到了魏琛的嘴里。
看着对方呛咳的样子,还有尽情流泪的样子,喻文州的心里忽然带上了一点得意。
大约是恶作剧成功的得意。喻文州笑着,舔了舔手指。
魏琛的味道……
和芥末的味道。
喻文州抹泪。

后来一群人闹成了一团,每个人又哭又笑的,最后醉了一大半。

喻文州和剩下几个没醉完的人,打电话叫车,折腾了大半夜,把每个人都安顿好来。
“呼……”喻文州坐在魏琛的床头,呼出了一口气。
魏琛被他用被子好好的包了起来,睡的正安稳。

眉眼都那么舒展着,让人欢欣不已。
喻文州不敢再看,好似再看一眼,他就再也忍不住那汹涌的爱恋。
“我喜欢你啊……”喻文州趴在被子上,呢喃着,魏琛宿舍里的基本成了醉鬼,只有这种时候,只有这种时候,爱才能说出口。

喻文州给魏琛整理了一下行李。
他看到了魏琛的车票,Z市的,离G市很近,他好像又心安了一点。

“晚安。”喻文州亲了一下魏琛。
再亲一下。
又亲了一下。
然后掩上了门。

喻文州训练前又来了一次,魏琛还在睡。
他给魏琛倒好了水,准备好药,然后把本子放好。
“早安。”喻文州亲了一下魏琛。

等喻文州训练完再来时,魏琛已经走了。
黄少天在一边不断念叨着,喻文州听着他的念叨,把那张纸折了起来。

你会回来的是吧。
一定会的。

“再见。”


评论(1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