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识愁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灵洋]野草

又去看了一眼偶像有新番,才发现弟弟带了帽子……!然后一米八二和一米八八好像并没我想的差那么多身高……

总之请大家各种无视这种细节吧啊!毕竟我写的时候,断网了【。】

对了还有中午忘记说的……长高痛不痛还有做梦什么的,都是我听来的……毕竟你们不能要求一个身高将就一米五快十年了的人有长高的记忆……


预警 矫情的一点东西。

        第一次写rps

        太久没写文没什么逻辑和造句了。

声明 一切都是我瞎编。


如果要用一种植物来形容十七八岁的少年,那应当是野草,生机勃勃,见风便长,一日是一日的模样。

 

1

灵超好像又长高了。木子洋搂上灵超的时候这样想着。

他们正在拍摄《偶像有新番》的游戏环节,坤音四人难得在一个练习室里聚起来,虽然还有个胡志邦混进来,但熟悉的组员总让他忍不住放松一些,照着在公司惯出来的小毛病赖上自己的小弟。

他记得上次从背后抱灵超的时候,灵超的头发才刚好挡过他的嘴,现在却凑到了他的鼻子上。

染色的头发好像没有保养好,有点干燥,蹭在鼻子上,让木子洋忍不住想打个喷嚏。不过他忍住了这个冲动,毕竟摄像头还对着,他不是很想做这样没形象的动作。

他偏偏头,将嘴歪到灵超耳边,借着发丝的遮挡,轻飘飘地问:“小弟,你是不是又长高了啊?”

 

2

自己好像是长高了。灵超借着扭头的姿势躲开木子洋说话时出来的气息,暗自想着,手肘也不忘捅上木子洋的肚子,让他别蹭太紧。

本来是冬天的,但是练习室的暖气开得蛮足,他洋哥贴上来,靠太紧,耳边的热气顺着耳朵下去,一直到心头,让他的心口都觉得干燥起来。

啊。灵超想,节目组为什么不照顾下南方人的需求呢,这个练习室需要加湿器。

他扭过头去看他洋哥,没回答那个问题,而是顺着卜凡岳岳起哄道:“洋哥到你了!快上快上。”

木子洋没有再问,后退几步开始逃避游戏环节。

灵超紧紧拉着他的衣袖,又将人跩回来。

“我洋哥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么会怕一个恐怖箱呢是不是!”他趴着木子洋的肩头说话,让自己呼出气息打在木子洋露出来的后颈上。

木子洋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害怕恐怖箱,脖子上红色一片,动作也僵硬起来。

“洋哥,我好像是长高了。”

 

3

灵超确实长高了。他半夜做了从楼顶掉下去的梦,长腿一踹,撞到床铺的护栏上,直接惊醒。

他张大眼躺在床上,看着黑乎乎的天花板。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踹上护栏的原因,有点疼。直到能看清天花的线条,灵超才慢悠悠地爬起来,抱着膝盖坐着。

隔着他和木子洋的护栏上夹着一个小台灯,那是今天木子洋熄灯后赶日记拿上来的,现在正好方便他看自己的脚有没有事。

撩开被子前,灵超就着小台灯的光瞅过木子洋,他没醒,搂着被子又翻个身。他洋哥睡觉挺熟,雷打不动,打动了就发起床气,长手长脚搂过一切打扰他睡觉的东西一通蹂躏。

灵超低头看自己脚。白光下的脚丫子挺长的,也薄,薄到像皮肤是透明的,上面青色的学院微微凸起来。脚上没红也没肿,但还是疼。

他后之后觉地反应过来,疼的其实是小腿肚,那里有点硬,捏上去是一种酸酸麻麻的痛感。可能是长大的时候不小心长抽筋了。灵超撇撇嘴,自己给自己揉起腿来。

之前在公司还没搬家的时候,他也这么半夜长大到疼起来过。木子洋和卜凡两个大高个都教过他按摩的手法,不过这手法他自己也没用过一次,木子洋给他揉了一次做示范以后,他就再没半夜这样长大过。

没练习过一次的灵超怎么也缓解不了自己的酸疼,反而惊醒了岳岳。

“洋洋……?灵超……?”半梦半醒的岳岳声音有点哑,压低着问人,“怎么啦?”

“没事,”灵超小声回答,“我找东西……妈你快睡吧。”

岳岳困得不行,也没起身,用呢喃地声音叮嘱灵超:“你也早点……明天还要练习呢……”

灵超听见岳岳翻身的声音,自己伸手按掉台灯。瞬间失去的光源让灵超眼前一暗,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他摸索着自己的枕头,却先摸到自己的抱枕,是他有次拍完宣传照以后,自己用照片找人做的那个。软乎乎的,但是因为放在被子外面,有点冰凉。

啊,宿舍的暖气为什么不开大点啊,有点冷了。

灵超扁着嘴,抄起抱枕,直接朝着床尾丢去,砸上了木子洋头顶那块墙,然后掉下去。

他洋哥睡的真熟,雷打不动,被抱枕打动一下,就伸展着长手长脚抱紧它一通揉,顺势翻身以后又不动了。

灵超抱着床上另一个布娃娃,也闭上眼,什么不管了。

 

4

灵超又长高了。木子洋搂着抱枕被选管喊起来的时候这样想。抱枕上是灵超的脸,小小的,木子洋张大手掌能正好盖住的那种大小。

木子洋盯着抱枕看,莫名的觉得抱枕上的灵超和现在灵超已经不是同一个人。

他伸头去看灵超的床,被子铺好在床上,东西摆的整齐。再往床下看,灵超也不在下面,洗手间里打打闹闹地是岳岳和卜凡在抢厕所。

“我小弟呢?”木子洋问刚要出门的选管。

“没见到啊。”

哦。灵超一早就出去了,还丢下和他同组的哥哥。

等到了练习室,木子洋才终于看到灵超。灵超在他进去的时候和他对视一眼,两人都没说什么,也没打招呼,便又和往常一样,窝成一团。

“我弟长高了。”木子洋靠着灵超,伸手揉他的头发。

“迟早长得比你高。”灵超把木子洋的手拉下来,捏着他的手腕,从手掌一点点摸到指尖,又用自己的手去盖木子洋的手。他的手比木子洋小一点,但又比木子洋的有肉一些,盖上去似乎已经是一样大的手。

“洋哥……”

……

“洋哥……”

灵超半夜又踹床把自己踹醒。他没开灯,只是一手捏着自己的小腿肚,一边小声地喊着。

没人回答他,今天窗帘没拉好,外面的灯光打进来,正好落在他的被子上。

 “洋哥……”灵超瘪嘴,捏着抱枕又丢过去,正好砸中他的洋哥。

木子洋还在睡,搂着被子不动。七彩的灯也落在他身上,还有抱枕上。

今天的比昨天要亮堂。灵超拖着自己的布娃娃,顺着灯光爬过栏杆,压在木子洋的被子上,趴在木子洋身上。

今天的暖气开足了,露着手脚在被子外面,也不会冰凉。灵超按着木子洋,往他的脖子上吹热气,然后看木子洋的脖子红成一片。

木子洋终于动了,拉开被子,用自己的长手长脚抱住灵超,将人拉进被子中,捂得严严实实,对灵超的小腿肚一阵蹂躏。

“洋哥……洋哥……”灵超小声地喊,一声声地喊。

木子洋又动了,用自己的长手捂住灵超的嘴,在枕头边上掏掏,摸出一颗水果硬糖拆开塞进灵超嘴中。

“睡吧,你要长的比我还高啊。”木子洋闭着眼睛说话,声音懒懒的,像是梦话一样。

灵超没再喊他洋哥,埋着脑袋在木子洋肩窝,等他呼吸平稳以后,才抬起头,亲了亲照进来的灯光。

 

如果要用一种植物来形容十七八岁的少年心思,那应当是野草,生机勃勃,见风便长,一日是一日的模样,但也只朝一个方向长。




太长的题外话

昨天看完新的一期以后坐在电脑前半天写出来的东西……其实和节目感想没什么关联,是放了很久的脑洞了,只是忽然觉得再不做点什么就晚了。也完了。

很久没写文了,掰半天也掰不出来,最后只能用很奇怪的逻辑顺序把自己想好的场景串在一起。

本来想着写好了能给朋友看看的,但是写的太差了,完全不好意思给她看……

我自己对偶像这类职业的心态是蛮佛的……而且也不知道怎么追星,所以如果有同好能带我玩的话,也会非常高兴。欢迎留言私信交流撒。



评论(8)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