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识愁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犬夜叉][杀犬]恋人养成守则(第二章)

第二章
杀生丸带着犬夜叉直奔大殿,凌月仙姬果然还在大殿。
杀生丸不是第一次怎么晚来找母亲了,而这却是他第一次看到母亲露出疲态。
凌月仙姬揉着太阳穴,靠在扶手之上,身形略微弯了一些,这时候,她更像一个女人。
杀生丸忽然发现,他的母亲似乎从他记事以来便是那样稳重端庄的样子了。她似乎永远都是那样坐在大殿之上,看着自己长大,带着温柔但又疏离的微笑,婉拒了所有的靠近。
推人于千里之外。

杀生丸忽然发现,自己的母亲太过坚强。
太过坚强所以抓不住父亲的心。
太过坚强所以远离了儿子的心。
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十六夜,比较着这两位母亲的不同,直到凌月仙姬察觉到站在门口的两人,开口唤他。
“杀生丸。”
杀生丸回过神来,凌月仙姬已经恢复了她平时的样子,将疲倦藏了起来。
“母亲。”喊了这么一声,杀生丸径直往走上前,不想发困了的犬夜叉还没回过神来,拉着尾巴呆站在那里,杀生丸一迈步,对方就被带倒了,“啪”的一下趴在了地上。
所幸大厅大门到宝座面前是铺了极其软和的毛毯的,犬夜叉摔上面一点也不疼,趴在那里还一脸茫然的抬起头,用疑惑的眼神看回头看他的杀生丸。
杀生丸皱了皱眉,低头看着犬夜叉,最后说了一句:“有点犬族的自制力行吗?”
凌月仙姬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听到杀生丸说出这一句话时愣了愣,然后“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因为实在是太轻了,杀生丸都没有察觉到。

凌月仙姬以前便听过这句话了,大概是几十年前的事了。
彼时的杀生丸才七岁,脸上的表情虽然较平常小孩少,却也是好过现在的,最喜欢的事是躺在屋顶上看星星和翻阅各类的游记。平时尾巴都是乖乖的垂着的,一旦让他抱着很多很多东西时,尾巴就会不由自主的翘起来,一左一右的摆动着。
看他从书房抱着一沓游记走回自己的寝宫,也是那时候的凌月仙姬的爱好之一。

而那句话似乎是在一次午餐还是晚餐的时候,犬大将对杀生丸说的。那时的杀生丸还不明白这句话什么意思,被这么一说便愣住了。然后犬大将就义正言辞的夹走了菜盘里的最后一份烤羊腿。
直到十一岁的时候杀生丸才发现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和目的,当天就收拾了点小包裹离家出走了,走到了城郊就以为自己已经出了国,洋洋得意的摆着尾巴,然后就在城郊迷路了。
最后很累了的小杀生丸找了个舒适的草窝子趴在上面睡着了,暗中随行的人马上通知犬大将和自己,便把人又偷偷的抱回了皇宫。

凌月仙姬的脸上不自觉的漾起了更加灿烂一点的笑容,眼睛里闪着些微光芒,杀生丸看着这样的母亲,不由得去猜想对方在想些什么。
大概是很开心的东西吧。

待凌月仙姬回过神来,看到的就是她的儿子抱着那个银发小孩陷入了思考状态,小孩睡着了,被杀生丸一手托着,头靠在杀生丸的尾巴上,露了个侧面。

和犬大将相似的脸庞,更多的是带着点女人的秀气,他的一只手还紧紧抓着着杀生丸的衣领,脸上有显示出轻微的不安。
凌月仙姬不由的抓紧了宝座上的扶手,说到底,还是会有点难受的吧,轻轻吸了口气,又慢慢吐出来,她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叫杀生丸:“他叫什么名字?”

杀生丸也被唤回神来,看到母亲脸上的表情,心里似乎有隐隐的失望,他回答母亲的话:“犬夜叉。”
“嗯。东西呢?”
“天生牙。”
“是吗?那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她顿了顿,继续说:“犬夜叉暂时和你住。”
“……”
凌月仙姬只当他是默认了,传来了一个下人:“通知交代下去,犬大将流亡之子犬夜叉已被寻回,让他们都准备准备,六天后开国宴庆祝。”
“是的,陛下。”
凌月仙姬又扭过头来对杀生丸说:“你先回去吧,弄醒他让他吃点东西再给他去睡,还有记得给他看下被子,别把人弄病了。”
“我以为你会巴不得他不好过。”丢下这一句,杀生丸转身向外走。
“都过去了,还在乎什么呢。”带杀生丸走到门口了,凌月仙姬忽然说了这么一句,也不知杀生丸听没听到。

夜幕已经落下了,今天的星星有点少,月亮也被云遮了,不知影踪。
杀生丸带着犬夜叉回了寝宫,刚刚把人弄醒,就有宫女端着粥食还有一些小菜过来。
那宫女见了杀生丸,行了个小礼,道:“杀生丸殿下,陛下叫我将这个送来,还叫我捎了一句话,‘让他吃完后记得漱口,没什么大事就陪他一起睡,小孩睡觉不安稳容易踢被子。’”
说完后便退下了。
……母亲,其实他是你亲生的吧。

犬夜叉正坐在床上一下一下的踢踏着脚上的鞋子,这是十六夜给他买的,号码买大了两号,她说这木屐结实,能穿两三年,买大点的话脚大了也不怕了。
除了这双还有杀生丸给买的一双布鞋,说是赶路方便,犬夜叉没说的是,杀生丸买的鞋号有点偏小了,走路久了就勒的疼。之前一脚的伤也有它的功劳。

杀生丸进来说了声去外厅吃饭,犬夜叉就把鞋子踢了,直接下地往外跑,然后被杀生丸一把抓住后领:“穿鞋。”
现在已入了初秋,墨石的地板透着淡淡的凉意,光着脚跑肯定会生病。
怕母亲念叨而已,杀生丸在内心这样说。

犬夜叉吃的很快,杀生丸才从房里走了出来,他又冲了回去,扑腾到了床上。
杀生丸由得他闹腾,自己开始吃饭,等他回到房中,对方已经睡着了,紧紧的抱着被子,衣服蹭开了一大块,露出了肚子。
抱着东西睡觉似乎是犬夜叉的习惯,之前在野外时,犬夜叉便是抱着他的尾巴睡的。
杀生丸给他调整睡姿,要把被子抽出来,小孩却马上开始扑腾,抓着被子不放,杀生丸伸手去掰,犬夜叉却是摸着他的手,就不撒了,蹭着蹭着就蹭入了杀生丸的怀里。

杀生丸想拉开他,才用了点力,他就开始皱眉,嘴里胡乱喊着什么。
“妈妈……别走……”
杀生丸继续使力。
“妈……哥……哥……”
杀生丸停了动作,最后伸手拢了一下他,盖上了被子。
……就当多了个暖炉吧。

窗外的桂花正在悄悄的绽开着,那桂花的清香,是安心的气息。

评论(22)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