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识愁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犬夜叉][杀犬]后来

删文重发


cp是杀犬暧昧。写的是我认为的完结后的事。

清明节……吊唁文?
从昨天写到了现在……明明昨天是悲伤气息现在却忽然变成了逗比文风啊!
Tell me why!!!
永远不能掌握自我风格真是人生一大伤害……
我懒得改了……


1.
那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戈薇已经死去五年了,而杀生丸才再次见到犬夜叉。
在玲的葬礼上。

那天的天气有点昏沉,想是要下雨的样子,却又一直没下下来。
参加葬礼的人都已经回去了。
杀生丸在他们走了之后才现出身来,手中拿着的是一大束的满天星,星星点点的白,还算好看,但终归是衬托他人的花,单纯一种,总觉得有点单调。
邪见在他的身后,握着人头杖,欲言又止。

“邪见。”
“哎,杀生丸少爷,您是渴了吗,我去给你拿水。”谄媚的,试图掩饰什么的。
“你先回去吧。”
“啊,杀生丸少爷,我……”
“回去。”
“是的,杀生丸少爷……”邪见拖着人头杖慢慢的走了。
“邪见。”杀生丸又叫了一声。
“哎!杀生丸少爷,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矮小的妖怪又用极快的速度冲了回来。
“喂一下阿吽。”杀生丸头也没回,吩咐道。
“……是……”邪见垂头丧气的走了。

杀生丸放下了手中的花束,靠坐在了墓碑边上。
人类……真是脆弱呢。

玲是葬在琥珀的边上的,这是他们两个年少时就打勾勾说好的。
“杀生丸大人替我们作证吧!”女孩清脆的声音带着无限的活力。
“咳咳咳咳……杀生丸大人……很抱歉让你看到那么,咳咳……那么糟糕的样子呢……”老人的声音带着无限虚弱。
而他仍是那副模样。

那个半妖也是如此感觉的吧。
杀生丸往右边看去,玲的墓再往右数四个,就是戈薇的墓了,她的墓旁种着株桔梗,紫色的小花开的正是灿烂。
杀生丸忽然想起了她和犬夜叉的孩子,花间。
那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脸上带着一点婴儿肥,也不知为何很黏自己,黑色的眼眸似乎总是带着水光,看着对方的样子,总让人想摸摸她的头。
她有很强大的妖力和灵力,两股力量在她的体内相互制衡着,她一直活在五岁,不管是身体还是智力上。
她容易忘记事情,记得最清楚的只有自己的父亲和叔叔,连母亲也因时间的流逝而忘记了。
只是坐在门槛之上,对着她的叔叔说:“叔叔,爹爹昨天晚上来看我了!他给了我好大一个玩偶!”

戈薇死后,他也没再见过那个半妖。

“犬夜叉。”杀生丸抬头看。
犬夜叉提着一个酒坛站在他的面前。
“杀生丸,来喝酒吧!”犬夜叉的脸上带着酡红,看着便是醉了的模样,“来喝酒吧!哥哥……”
杀生丸有点惊讶,他这是第二次听到犬夜叉叫他哥哥,而第一次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时候,杀生丸选择了直接回头,只是抛下了一声“半妖”。
“犬夜叉你……”
“哥哥……”犬夜叉蹲坐了下来,凑近脸去看他,“一起喝嘛!干杯!”
杀生丸抓住对方向着自己的脸直直撞来的手,对方用疑惑的眼神回看自己,眼神水润润的和花间一样。

和小时候一样。

2.
犬夜叉眨了眨眼睛,后退站好,酒坛也搁好在一旁。
一个岔步,双手手拔刀挥刀的手势,大吼:“杀生丸!受死吧!”
杀生丸看着他直愣愣的砍到了和自己站着的方位完全相反的方向,又是一个横劈的手势:“懦夫,有种你别躲!”
醉的很彻底。
不只方位不对,连武器也不对。
杀生丸看着这个醉鬼很用力的挥舞着自己的衣带,最后终于被自己掉下来的裤子绊倒,摔了个标准的“狗吃屎”,小耳朵一抖一抖。

杀生丸绕过了他,整理了一下祭品,最后拿起那个酒坛子。
犬夜叉趴在地上,支起头看他。
杀生丸大口大口的喝酒,漏出的酒水划过他脸上的妖纹,紫色的妖纹更显妖冶。
犬夜叉就那么看着他。他自己脑子里满是昏沉沉的感觉,杀生丸的样子和印象中的那个不断换,最终融成一片白色。

“哥……哥……”犬夜叉小声的抽噎了起来,耳朵仍是一抖一抖的。
杀生丸忽然就做了自己一直很想做的一件事,他伸手捏了捏犬夜叉的耳朵。
“杀生丸!”犬夜叉扑了上去死死的抱住了他,猛的咬上了对方的颈脖,却又不用力,只是小小力的磨着牙齿。
“咬死你……咬死你……混球……”

“杀生丸……”犬夜叉最终跨坐在了杀生丸的身上,脸上满是泪痕,“都没了……都没了……”

“人类为什么活的那么短呢……”
“我为什么要是个妖怪?!”
不,你只是个半妖。杀生丸脑子里也有点晕,只能冒出这么一句话。
“杀生丸……你怎么想的呢……”
爱人白发苍苍,而你依是年少风华?
不,我那个算女儿。
两句话接连在脑海里刷出。

“……”犬夜叉忽然一个头槌,“魂淡你脑子里一定没想什么好事!”
杀生丸除了额头上的疼痛外,还感觉到了一点点湿润的感觉划过嘴角,什么东西呢……
对方又直起了身,开始傻笑:“杀生丸,你知道这个是什么酒吗?”他伸手把酒坛勾了过来。
杀生丸把他从自己身上甩了下去,对方又爬起来,扒拉扒拉的扒住了杀生丸的尾巴,盖在自己的腿上,仰着大大的笑脸说:“嘿嘿,有点凉。”
杀生丸看了眼被犬夜叉甩的远远的裤子,抢救自己的尾巴未果后任他去了,只是拿起了墓边的清酒,小口喝了起来,还小小的挪开尾巴离小犬夜叉远点。

“唔,呃,这个,叫……”犬夜叉抬脚挠了挠耳朵,“女儿……对!女儿红!”
“戈薇说的……等花间出嫁了……等花间出嫁了……”
“花间……花间……”犬夜叉又哭的稀里哗啦的。
你烦死了,杀生丸把他一脚踹了出去。

“混……混,混货!被子还我!”犬夜叉拉着尾巴又爬了回来。
杀生丸挠了挠他的耳朵,犬夜叉扬扬头,很享受的把下巴也送了上去。

最后杀生丸喝完了清酒,犬夜叉在成功的让对方挠了自己的肚皮后睡着了。
杀生丸看看对方敞亮着的白肚皮,把自己的尾巴往上拉了拉,盖住了那个小小的肚脐眼,便也靠在墓碑上睡了。

3.
杀生丸醒来时,犬夜叉还没醒,只是换了个睡姿,抱着尾巴一下一下的打着呼噜,所有衣服都给蹭了个大开,基本只挡住了后背和手臂。
杀生丸拉拉自己的尾巴,完全扯不动。
于是他稍微给犬夜叉收拾了一下,用尾巴把对方团巴团巴,拿起被甩到远处的裤子和刀。

“叔叔……”衣角被拉住了。
杀生丸低头,看到的是本该在睡觉的小孩:“花间?”
“叔叔……爹爹……玲姐姐,呜……”花间两只眼睛都是肿的,昨天杀生丸看到她哭了一天。
杀生丸抬头,珊瑚家的双胞胎站在远处,见他看过去,只是点了点头,便走远了。

“算了……回去吧。”

“邪见,回西国。”
“(~ o ~)~zZ……哎?哎?杀生丸少爷!杀生丸少爷你回来了!花……花间小姐!半妖!哎?少爷!少爷!少爷你去哪里啊?!”
“邪见爷爷你好吵啊!”
“花……花间小姐……小的……小的被嫌弃了……阿吽你等等我!”


我当年看《犬夜叉》结局时并没有想很多,但是开了犬夜叉的坑时就忽然仔细考虑了……
于是有了这个短篇。
其实还有一些我想象中的东西没有表现出来,文笔还是不行啊……
写着写着就跑偏了,第二天起来昨天睡前的设定忘光光什么的……so sad。


呃,养成恋人那篇,我某天抽空看了一点点《犬夜叉》,原来杀生丸哥哥你不是沉默冰山风而是酷炫霸道邪魅风嘛!!!
我的童年认知!!!
你究竟出了什么偏差!!!

#拿什么来拯救你我的文风#
#拿什么来拯救你我的童年#
#拿什么来拯救你我的记忆#







#拿什么来拯救你我的作文分#←该!


#来点小剧场#

1.
到了西国后……
凌月仙姬:杀生丸你居然又给我带了个人类女孩回来!你比你那个恋人癖的爹还多了个恋童癖是吗孽子!
杀生丸:= =
#妈妈你看错了搁在尾巴里那个才是#

2.
犬夜叉醒来后。
杀生丸在帮花间穿衣服
犬夜叉:杀生丸你放开我女儿!当初你领着玲戈薇和我说的果然没错!你个恋童癖!说什么当女儿养!魂淡你果然还有乱伦癖!
扑上去揍。
杀生丸:= =#
#狗狗他其实想乱的是你#

3.
邪见听到动静后。
利落的撞开门。
邪见:杀生丸少爷怎么了么!是不是那个半……妖……
犬夜叉赤着身子被杀生丸按住,手脚挥舞,大声喊痛,括弧,宿醉后遗症,括弧回去。
邪见:对不起杀生丸少爷小的不知道你一直有这个心思但是杀生丸少爷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
利落的关上门退出去又利落的打开门喊着抱歉把花间拉了出去。
#邪见你终于也长大了呢#

评论(3)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