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识愁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犬夜叉][杀犬]第一次

删文重发




杀生丸第一次知道他还有个弟弟的时候是十二岁。
那一天,一向温和文雅的母亲狠狠的将杯子甩到了墙上,咖啡在雪白的墙上溅起暖棕色的花。
那是一杯加了很多奶和糖的黑咖啡,母亲喜欢黑咖啡而父亲并不喜欢。
但两个人总是同喝一杯咖啡。

那是杀生丸第一次看他们吵架,在母亲歇斯里地吼完之后,父亲摔门而去。
母亲一下就瘫坐在了地上,好像父亲带走了她的一切力气。

杀生丸朦胧中知道,自己的家好像也被带走了。

杀生丸第一次见到自己弟弟是在十九岁,那时候弟弟八岁了,他也有一头漂亮的银白色长发,带着狗狗耳朵头饰,被父亲的同事领了回来。
那年,母亲已经死了四年了。
那年,那个弟弟的母亲死于枪杀。
那年,他们两个的父亲因公殉职了。


杀生丸第一次知道了弟弟的名字。
“这是你的弟弟,犬夜叉。”

犬夜叉很安静,一句话都不说,那个同事说,犬夜叉是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被子弹穿过了胸膛的。

这算什么呢,杀生丸想,他捏了捏犬夜叉的头发。
“我可是亲眼看着母亲在我面前摔成肉泥啊。”
就那么“砰”的一声,一朵血红色的花就带走了母亲。

“那……爸爸妈妈……也是被红色的花带走的吗?”
这是杀生丸第一次听到弟弟的声音,很小声的,带着微微哭腔的。

和以后满是活力的样子一点也不同。

“嗯。”
“那我不要喜欢红色了!”小孩哭的稀里哗啦的,拉扯自己的衣服,哭喊着,“不要了!都不要了!”
杀生丸伸手搂住了他,“红色的花,还带来了你。”

杀生丸以前看过一部恐怖片,孕妇的肚皮被活生生剖开,血液也汇成了花,那个胎儿在花里蜷缩着身体,小小的呼吸着,那个孕妇脸上还带着奇异的笑,幸福与痛苦一起交织着。
这就是生活。

两人从此一起生活。

杀生丸不爱说话,但他在自己心里说,我会照顾好他的。
他为犬夜叉做了很多第一次。
杀生丸第一次给人洗澡。
杀生丸第一次去菜市场。
杀生丸第一次学习做饭。
如此等等。

犬夜叉很活泼,大错不犯小错不断,今天是前桌的小辫,明天是教室的玻璃。
杀生丸又有了很多第一次。
第一次被数学老师训话。
第一次被语文老师训话。
第一次被英语老师训话。
第一次被历史老师训话。
第一次被体育老师训话。
如此等等。

“为什么连体育老师都有?”
“一节课抛了八颗球出来围墙,还都砸中了人。”
“……”
“我们学校就八颗球。”
“……”

犬夜叉警/校毕业了,杀生丸第一次滥用职权把对方安排到了自己助理的位置。
犬夜叉闹脾气了,杀生丸第一次进了酒吧。
犬夜叉哭着喊着说我不要你可怜,杀生丸第一次想抽他一耳光。
“我没有在可怜谁,尤其是你。”
“犬夜叉,你记住,你有一个哥哥,叫杀生丸。”
“所以你,不需要可怜。”

犬夜叉最后跑去做了警/察,和他们的父亲一样。
杀生丸第一次喝醉了。
犬夜叉去做了卧底,为了保密,警/局告诉杀生丸犬夜叉死了。
杀生丸第一次犯了罪。
“殴打警务人员,行政拘留十五天。”
杀生丸第一次坐牢。

四年后犬夜叉回来了,杀生丸第一次打了他,往死里打。
犬夜叉被人弄上了毒瘾,杀生丸第一次被咬的鲜血淋漓。
犬夜叉在卧底时让人挑断了脚筋,再也做不了警/察了,杀生丸第一次涉了黑,唯一一次。
杀生丸没有放手,一直没有。

还有那些发生在其中的。
犬夜叉第一次喝酒,杀生丸第一次接吻。
犬夜叉第一次喝醉,杀生丸第一次告白。
犬夜叉第一次立功,杀生丸第一次像个爱人一样拥抱他。

从一开始到最后,那么多那么多的第一次,杀生丸和犬夜叉都一起走过去了。
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如此的庆幸着,我遇见了你。

评论(5)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