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识愁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全职高手][叶蓝]风不须归(Chapter2)

我的文风已死_(:з)∠)_……勿救……
从星期天码到了星期三……囧……
之前欠的作业有点多啊哈哈哈……

Chapter 2
叶修是被一阵阵菜香给勾醒过来的。
风神大人伸了个懒腰,毯子就掉在了地上,他低头看了一眼,也不捡起来。
周璇的《夜上海》从音箱里飘荡出来,让他瞬间有点恍惚,好似又到了数十年前那个华灯盛夜的的城市,温侬呓语软了人的心神,华夏大陆的战火似乎就如此掩埋了。
摇摇头,叶修笑了笑,心里暗想,这算什么,人老了就是喜欢回忆过去?
他望向窗外,书房的窗正对着养殖场的方向,大个头的探照灯之间隔得很远,好似在互相遥望。
今天的星星并不太亮,远一点的海面上黑漆漆的一片,好像能吞没人的心神,却也是……包容一切。
似乎是起风了,有东西被吹了起来,在空中打着旋。
也许是被丢弃的纸灯笼,或者游客丢在地上的塑料袋,某户人家没挂好的衣服,都有可能。
叶修把手贴在窗户上,凑近了去看,但靠的太近了,口鼻中呼出的水汽反而模糊了一切。

待他从书房出来时,蓝河正把最后熬好的汤的汤拿出来。
见到叶修,只是愣了一会,便小小的歪了下头露出客气的微笑:“风神大人,你好。”
“你好。”叶修看着对方的笑脸挑了下眉,自己拉开了饭桌前的椅子坐下,“叫我叶修就可以了。”

咦,蓝河放下手中的汤,微微的暗自疑惑,风神大人好像没有黄少说的那么难应付啊啊。
过了五分钟后他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呃……叶修先生,你不吃吗?”蓝河算是顶不住对方的注视了,放下碗筷问他。
叶修撑着头看他,说:“蓝河?”
蓝河愣了一下,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没自我介绍,连忙道:“嗯,我叫蓝河,蓝天的蓝,河水的河。”
“小蓝?”
“呃,叶修先生你喜欢这样叫也可以。”就是有点娘,蓝河喝了口汤。
叶修勾勾嘴角,又喊了一声:“小蓝河。”
“噗,咳咳咳。”蓝河被汤给呛到了。
叶修伸手给他拍了拍背:“吃东西的时候小心点。”
你觉得这是谁害得!蓝河在内心无声的呐喊着,嘴上却说着谢谢。
“对了,叶修先生……”好不容易缓了过来,蓝河抽了张纸巾擦嘴,“那个,你叫我蓝河就好了,呵呵。”
每个呵呵身后都深藏着一句我去你祖宗。考虑到对象的特殊性,蓝桥体贴的改成了……
算了,还是那句吧。

“蓝小河。”叶修乐呵呵的又换了一个称呼。
“……”大神你别玩了行不行!蓝河郁闷的扒饭,也正好错了叶修脸上的坏笑,不然真的得气死。
叶修看着蓝河扒了一大口饭,嘴巴塞的满满的样子,忽然有了伸手戳的冲动,他也确实如此做了。
“小蓝诶。”
“唔?”蓝河抬起头来看他,叶修就伸手那么一戳。
“噗,咳咳咳……”蓝河嘴里的饭都喷到了叶修的脸上,自己则再次被呛到。叶修也不擦一下,待蓝河缓过气来了,也顾不得先生气,忙扯纸巾给叶修擦脸,嘴上嘟囔着抱歉。
叶修任他在自己脸上动作,嘴上继续刺激蓝河:“哟,小蓝,我脸好摸不?”
“……”蓝河真想把纸巾一把塞进这张嘴里了结了这个大神的一生算了。
“小蓝你皮肤不错啊,挺好戳,唔。”
蓝河用黏满饭粒的纸巾糊了他一嘴,坐下来,继续闷头扒饭,这个风神,不是一般的讨厌!
叶修自己抽纸巾擦干净了脸,拿起筷子吃饭。
食不言是叶修的鲜少遵守的规矩之一,开始吃饭了,也就不撩拨蓝河了,一顿饭终于算是安安稳稳的过去了。

“小卢的符咒都在这了。”听完叶修来意,蓝河从书柜的最上层拿出了一个木质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本牛皮纸的相册,每一个写着咒语的纸都被好好的贴在上面,旁边还做了细心的标注,“开启雨云圈养锁的是这个。”
叶修接了过来,用手抚摸着字迹,低声的念了两遍。
蓝河有点惊讶,黄少说过这些咒语都是用古老的龙语记载着的,没想到叶修居然会念,果然是很厉害的神啊。
“怎么,被哥帅到了?”叶修似乎是感受到了到蓝河的视线,头也不抬的问了一句。
……再大神也掩盖不了他猥琐的本质!蓝河咬牙。
“话说,你就不怕我是坏人吗?假装风神来骗这个本子的。”翻着本子,叶修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蓝河被他这么一问,想了一下,说:“呃……我给小卢打过电话了啊。”
“也许真的风神在你回来之前走掉了呢,我是偷偷进来的。”
“唔……不会的啦。”蓝河挠了挠头发,“嗯……在你身边的时候,感觉好像风都有点雀跃的样子……”说着说着,他就自己红了脸,这个理由感觉好扯。
“哎呀有眼光啊小蓝。”叶修站起身来,拍了拍裤子,把册子递回给蓝河。
蓝河接过了册子,看着对方,推开了书房的窗:“你现在就走?”
风呼呼的吹着的吹了进来,叶修的衬衣随着风摆动,他随手把头发扒拉到耳后,说:“嗯,哥忙着拯救世界啊。”
“哦。”出乎意料的是,蓝河没有表达任何不屑,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那,今年会是个风调雨顺的年吗?”
“当然啊。”叶修挥了把手摆在额头上一挥,“明年再见啦小蓝。”便纵身跃了下去。
蓝河冲上去扒着窗户往下看,却只剩下了一片黑暗,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有风一下一下的吹拂着他的脸庞。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