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识愁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犬夜叉][杀犬]恋人养成守则(楔子+第一章)

洒家又回来了. 
嘛.看到了一篇四驱兄弟的文.然后就觉得我这都不算什么了【挥袖 
换个文名,目标不要那么大... 

嘛..因为不发出来我是真的没啥更的动力.发出来了虽然没人看也可以偷偷安慰下自己【笑 


杀生丸被告知自己马上就要有个弟弟了。

就在他游历回来的那天,拜见母亲时,母亲扬着一如既往的微笑,告诉他:

“再过一两个月,你的弟弟就要出世了呢。”

杀生丸的眼神微微下移,看到了母亲的肚子处,虽然极其繁琐的和服装扮遮住了视线,但腹部完全平坦这件事还是非常明显的。

……犬族还能变异卵生?

“……杀生丸,别看了不是我生。”

杀生丸又将视线移回到了母亲的脸上,又移到了一边的窗外。

……原来妖力强大是会做到男人生子的吗。

凌月仙姬不知道他儿子的思维如此跳跃,只是接着往下说:“你父亲找了个人类公主,似乎是叫十六夜,那个人类因为怀了个半妖,在人类那边好像不太好过,你父亲去接他们了。”

“嗯。”杀生丸表示自己知道了,便转身准备回自己的寝宫。

人类……嗤,那种弱小的种族。

凌月仙姬也不拦他,只是嘱咐道:“他们大概会在诞下孩子,调理好后再回来,大概要两三个月,你这段时间就不要走太远了。”

杀生丸没有答话,径直走了出去。


但是,三个月过去了,犬大将没有回来。

最后终于传回了消息,人类将军刹那猛丸刺杀十六夜,犬大将与其同归于尽,十六夜及刚分娩下来的二皇子不知去向。

杀生丸听到这消息后在屋中呆了一日,出来后,只是问了凌月仙姬一句:“丛云牙和铁碎牙呢?”

“不知所终。”凌月仙姬只给了这么一个答案。

杀生丸也不理会,既然待在这宫中也无用了,他第二天便离开了西国,开始新的游历。


转眼又是四五年过去了。

这些年里,在游历大陆的同时,杀生丸也在寻找着十六夜的踪迹。不是为了那个有这一半相同血缘的弟弟,是为了父亲的遗物:丛云牙和铁碎牙。

当年的那场战斗发生在火场之中,灭火后,只余下了刹那猛丸的尸体和犬大将身上的配饰和烧焦的布料,并未发现尸体。

据母亲说的,父亲去接十六夜时,身上是穿着火裘衣的,而看余下的布料,却是实在的证明犬大将被火焰焚烧到了。

那么,火裘衣去哪了。

“你那深情的父亲,还能把它给谁呢?”凌月仙姬敛眉,长而密的睫毛遮住了她的眸子。

那么,最有可能拿走丛云牙和铁碎牙的人也就不得而知了。

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幼年半妖,说特殊,自是十分特殊的,但若想隐入着浮世之中,却似乎更为简单。

至少,杀生丸这些年是没能找到。


思考着尚未到达的地方,杀生丸加快了赶路速度,终是在黄昏之时赶到了一处城落。

这是一个还算繁华的城,每日日暮之时喧闹之声一点不减,各种声音夹杂在一起,和点起的灯相应和着。

而今日更甚,似乎是有什么节日,街上挂着的是各种花灯,孩子们早早就洗浴好换了衣服在街上打闹着。

杀生丸不会在意那么多,他跃到了一家屋檐之上,四处望望,寻了个最高的地方站着。他放开自己的耳力与嗅觉,仔细分辨着。

他每次都是如此寻找的。半妖之事是大事,毕定是会在人们之间引起广泛流传,但每个人说出的信息都不同,这边这个说在东边,那边的说西边城郊有一个,各种混杂在一起,真假难辨。

有的时候真找到了半妖,也不是他要找的那个。

人类果然都是卑劣愚蠢的生物。

杀生丸想起自己有次被骗的饶了一圈回到原处的事时,眼神更是又冷冽了一点。

夜幕终于完全笼罩了大地,巡礼的队伍开始游行,杀生丸也闻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很熟悉的,和自己的血有着相似却又截然不同的味道。

杀生丸径直冲向了西北处。


跨过一条小河,再转了个弯,那味道是越来越浓郁了。

最后拨开灌木树枝,杀生丸看到的是个抱着小球发呆的孩子。

他身上穿着的衣服已经稍稍弄脏了,右手臂处划拉出了一个长口子,虽说穿的是红衣,但从暗色一块明显看出那是血迹。但小孩露出的手臂上却一点受伤痕迹也没有。


小孩明显被杀生丸吓了一跳,抬头瞪大了眼睛看他,银白色头发中间两个耳朵直愣愣的立着,还微微抖了两下。

就是他。杀生丸下了定论。

小孩长得不错,虽然脸上沾了灰尘泥沙,有着浅浅的内痕还带着一点小小的婴儿肥,却也仍能认出一点犬大将的样子,但是较犬大将来说应该是更加柔和了,这大约是十六夜的影响了。


“半妖。”杀生丸不想在他这浪费时间。却没料对方听他这话就开始红了眼眶。

“……”杀生丸后退了一步,对方转身噌噌的上了一棵树,茂盛的树冠把人挡了个严严实实,树影摇晃间只能看到红色的布料。

……十六夜其实是猫妖吧,那样的话……比人类还讨厌一点啊。

杀生丸挥爪,一人怀抱粗的大树被拦腰截断,他迅速闪身,手一挥,捞出那个小孩。那小孩愣愣的还不知发生了什么,

好一会反应过来,大叫:“妖怪啊啊啊啊啊!!!”

“吵死了,半妖。”杀生丸直接放手,小孩在地上滚了两圈才爬了起来。

“半妖,你……”

“不准……”小孩抬头瞪他,大叫“不准叫我半妖!”

“半妖就是半妖。”杀生丸敛眉看他。

小孩咬住下唇,眼眶泛红,然后猛的扑了上来,杀生丸一甩手,人便又滚出三米开外。

然后便是一双洁白的手将他扶了起来。


“妈妈。”犬夜叉看见来人便扑了上去。

十六夜将他抱起,看向那边银发金眸的人,“杀生丸少爷吗?”

“十六夜。”杀生丸打量着这个他的父亲所珍爱的女人,她脸上染着疲惫和哀愁,抱着犬夜叉的手有着些微发抖,但仍是笑着,面容虽然稍逊了母亲一筹,但母亲的笑容却远不如她,她笑中的温柔发自内心。

“是的,咳,杀生丸少爷是想要问我关于他的事吧?”十六夜理了理犬夜叉的衣服,向杀生丸鞠了一躬,“请和我来。”

说罢转身向来时的方向走去,犬夜叉跳了下来,拉着她的手前行。

杀生丸不看他,跟着十六夜向前走,十六夜的背影很单薄,杀生丸注意到她走路甚至有点不稳,小声的咳嗽也不时响起。

命不久矣。


十六夜带着杀生丸到了自己的房屋。

房屋很简陋,屋外是一块小菜田,看上去是很认真的打理着的。屋内摆设很少,倒是堆叠了不少衣服。

“那是我的工作。”十六夜解释道。

她给杀生丸倒了杯茶,和杀生丸面对面的坐着,犬夜叉被赶到了门外。

杀生丸不在意这些,他在意的是父亲的刀,“父亲的遗物呢?”

十六夜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低头倒茶,边说:“你果然和他说的一样。”

杀生丸微微皱眉。

“咳咳……杀生丸少爷,请你答应我一个请求好吗?”十六夜转动手中的粗陶茶杯,“带犬夜叉回去,替我照顾他。咳,你也看出来了吧,我很快就要去追随他了,犬夜叉只是一个孩子……”

杀生丸打断了她的话语:“凭什么?”

“杀生丸少爷想要的还有什么呢?”

“……”

“我只希望你能让他健康长大到成年就好了。”十六夜将杯子放下,行了一个大礼,“拜托了。”

“杀了你们,我一个人也能找到刀。”

“杀了我们,刀亦会消失在这世界上。”

“……刀呢?”

十六夜知道这是答应了,她起身,抚摸着地面上的木板痕迹,最后扣着一个地方,拉起来了一块木板,拿起了其中的东西,是火裘衣和天生牙,两件东西都保存的很好,天生牙甚至比在犬大将手中还要亮上几分。

“这个……他让我将这个给你。”十六夜将天生牙推向了他。

“铁碎牙和丛云牙呢。”

“他没有告诉我。”

“人类,你欺骗我。”强大的妖气散发开来,十六夜整个人趴在了地上。

“妈妈!”犬夜叉冲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他再次朝杀生丸冲了上去,杀生丸甩手,他被甩飞出去,滚了好几圈,晕了过去。

“杀生丸!”十六夜怒斥,“你答应我的!”

“你没有给我想要的。”

“你可没告诉我你想要的是什么。”十六夜勉强撑起身,一阵剧烈的咳嗽,嘴角带上了血迹,“我还以为你想要的是天生牙呢。”

“人类……”人类都是狡诈肮脏下流的东西!

“而且,只要带好犬夜叉,你会找到你想要的。”十六夜坐起身来,微微的笑着。


杀生丸最终没有杀了他们。

十六夜把杀生丸介绍给犬夜叉时,犬夜叉如同斗气的孩子别扭的扭头,但杀生丸有时候会看到对方偷偷的看自己。

他只会在十六夜在的时候叫哥哥,十六夜不在时便是大喊着杀生丸。

杀生丸看着他们二人的生活。

十六夜替周围的人缝衣洗衣来换取口粮,挑灯到午夜,而犬夜叉趴在她身上仰头去看看着看着便睡了。

他们在菜地里玩耍,对着那一颗颗小菜芽祝福。

他们在河边相互泼水,十六夜的咳嗽一开始,犬夜叉就要扑上去,却被十六夜泼了一脸水。

他们过的很开心。


十六夜最终死了,在十七天后。

杀生丸没有用天生牙救她,她说:“我终将追随他而去。”

犬夜叉哭的很伤心,趴在十六夜冰冷的尸体上不肯放手,大声的喊着叫对方醒来。

最后杀生丸拉开了他,他对着杀生丸又踢又打,最后抱着杀生丸哭到睡着。

十六夜在一个天气很好的日子下葬了,埋在了城郊之东的山上,一个土堆,立了块石碑,只刻着“犬夜叉之母十六夜”。

犬夜叉摘了束野花放在她的坟前,杀生丸洒了杯酒。

杀生丸带着犬夜叉回了西国。


西国资料纯属杜撰。

阿吽hōng,吽有四个音(hōng hǒu ōu óu)我选了第一个,是佛教的梵文音节。

我本来想管杀生丸肩上的白毛毛叫肩围的,谨慎起见,我查了一下。

我勒个去,杀生丸大人那是你的尾巴啊!


第一章

西国是人类与妖怪混居的国家,其国境之内大大小小分布了数十个城邦,将近三分之二属于人类与妖怪混居,余下以三七的份额分为妖城和人都。

纯人类居住的地方大部分都位于西国边界,是自愿接受西国庇护的城邦。

犬大将对人类有着一种特殊的依恋感,西国法律对与两者是相对公平的,人类与妖怪一起过的也还算和平。

西国首都叫犬都,王城之下,甚是繁华。


杀生丸踏着彩云在天空中前进,现在已经进入了西国境内,以现在这个速度,天黑前肯定赶不到犬都。

但顾虑到旁边的那个小孩,他不得不放慢了速度。

犬夜叉趴在阿吽身上,靠的紧紧的,身体还微微的颤抖。

阿吽是到了西国才叫来的。杀生丸喜欢游历,加上犬夜叉也不会飞,在到西国之前就是杀生丸在前面走,犬夜叉在后面跟。

结果到了西国边际的一个城邦,在城主家中暂居时。侍女给犬夜叉洗澡才发现对方的脚丫上布满了伤,半妖的幼时妖力更是不强,自我治愈能力不够强,新旧的伤痕层层叠叠,有点凄凉。

但那家伙明明在路上一句话都不吭,只是拉着自己的尾巴跟着走,自己放慢步伐了,对方就急匆匆的冲到前面去。

半妖就是半妖,太蠢了。


现在骑上了阿吽,对方却好像又恐高了。

半妖都那么弱吗。杀生丸莫名的觉得心里有些烦躁。

他怎么会害怕呢。杀生丸拍了拍犬夜叉的背。

“干……干嘛……”犬夜叉抬起埋在阿吽背上的头问他,声音也有些微的颤抖,努力的睁大眼看他。

好丢脸,犬夜叉简直跳下去一了百了了,明明爬十几米的树也不怕,为什么只是再高那么一点就抖成这样了啦!

啧。杀生丸不理对方的问话,拍拍阿吽,自己也跨了上去,把犬夜叉环在了怀里,一拉缰绳,阿吽抬高身体向上飞速奔跑。

“啊啊啊啊啊啊啊!”犬夜叉头一埋,尖叫声响彻天际。

“安静点。”

犬夜叉像被忽然卡住了喉咙一声不吭了。

直到阿吽平稳的停在云层之上,杀生丸才又拍拍对方。

“干……干嘛啦!”犬夜叉扭头瞪他。

“手松开点。”阿吽都快被抓出褶子了。看看对方满脸的泪痕,杀生丸又想了想,把尾巴递给了他。小家伙抱着尾巴又死死的把脸埋上了。

“脏。”脸又抬起来了,耳朵可劲的抖啊抖。


杀生丸回想了一下记忆里的犬大将的方法,拍拍犬夜叉的头,“往旁边看看。”

犬夜叉抖啊抖的扭头,一片白茫茫的云层,眩晕感袭来,他不自觉手上又多用了几分力。

不行?杀生丸皱皱眉,伸手摸他头上立着,也不抖了的耳朵,入手一片僵硬。

他想了想,伸手捂住了犬夜叉的眼睛,手心感受到了些微的湿润。

另一只手抓住了犬夜叉的右手,伸了出去,“感受它。”

“风,舒服吗?”

“嗯……”

“云呢?”

“嗯。”

“还怕不怕?”

“我……我才没怕过呢!”

“呵。”

“哼。”

阿吽甩甩尾巴,加快了速度。


杀生丸带着犬夜叉降落在了犬都的城门前。

犬都是有结界保护的,只有从四个正门处才能安全进入。


犬夜叉仍是坐在阿吽身上,杀生丸翻身下来,牵着阿吽向前走。

守城的士兵们看到杀生丸连忙跪下,喊到:“恭迎杀生丸陛下回城。”

“都起来吧。”杀生丸径直往城门里走,对周围看都不看一眼。

犬夜叉看到这阵势倒是吓了一跳,手上又不自觉用劲抓紧了阿吽的皮毛,又让杀生丸一下拍开了。

他不知道怎么忽然平静了很多,挺直腰板昂起头,目视前方,一动不动。

杀生丸以为他又开始犯倔了,也不理他,拉了拉阿吽的缰绳,将它带起,又踏至空中,往皇宫去了。


到了宫门,杀生丸将犬夜叉拎了下来,将阿吽交给了一个侍卫带去梳洗。

犬夜叉站在地上,心中满是紧张,还带着不可名状的恐惧。

他曾和妈妈到过和这很像的一个地方,虽然没有这里那么大,那么繁华。

妈妈说,那是她父亲的城。


那是个饥荒年,每家的的粮食连糊口都成了难题,他们家更是困难,十六夜换不来任何粮食,更何况十六夜的病也需要草药。

最后十六夜只得带着犬夜叉回了城。

城里的生活自然是衣食无忧的,也没人欺负他们,也就只是冷漠看待。但人后的风言风语自是少不了的,犬夜叉耳朵好,都听到了,不能告诉母亲,他知道那些言语是不好的,所以在心里默默难受。

后来,十六夜开始和父母吵架,都是看犬夜叉睡着后压低声音吵的,犬夜叉被惊醒,窝在被窝里发抖。

城里需要十六夜联姻,而那样,必须抛弃犬夜叉。犬夜叉只能在睡觉时更加抱紧母亲,醒来时跟紧母亲。

却不想,他们做出了更可怕的事情。

犬夜叉只记得那天的菜很丰盛,他在夜里睡得很熟。

他是在一阵窒息感中醒过来的,泥土的味道潮湿还带着,枯草刺在他的脸上,有东西桎梏了他的行动,他难受的想哭,拼命挣扎,意识渐渐涣散了,在完全失去意识只是,他感觉自己终于打开了些什么,外面传来的尖叫声刺耳。

再醒来时,十六夜抱着他哭泣着。

他们偷偷地离开了那座城。


“犬夜叉。”杀生丸走了几步,回头看犬夜叉还站在那处,张口唤他。

犬夜叉被惊到,抬头看他一眼,握了握拳,向前跑去,拉住那个很暖和的尾巴。

妈妈说,他会保护自己的。犬夜叉这样想着。



评论(9)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