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识愁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全职高手][周翔]兔耳朵的小王子(中)

这更还挺长的...昨天说好熬夜.我睡着了...

今晚熬自然之神吧.

王江打酱油注意


25.
猎人和小王子一起生活了七天,每天都非常开心。

26.
第一天,他们一起去了溪边,孙翔被放在小木墩上,看着周泽楷踩在溪水里捕鱼,水珠调皮的溅起,落到他的头发上。
周泽楷抓着鱼笑的很傻逼,小王子这么想着。
却又不自主的拉住了耳朵挡住了眼。

27.
第二天,周泽楷带着孙翔漫步在城市的街头。
陌生的喧嚣和吆喝令孙翔好奇万分,喜爱小动物的姑娘们给了他不少糖果蔬菜。
周泽楷还给孙翔买了一条漂亮的颈链,墨绿色的绳子,银链点缀,吊坠是和孙翔眼睛很像的黑曜石。
虽然带上去以后被脖子上的毛遮的一点不见了呢。
不过……
周泽楷亲亲兔子的头顶,祝,福寿安康。

28.
第三天,他们在花园里野餐。
恢复的很好的孙翔一蹦一蹦的追蝴蝶,江波涛烤了可爱的小饼干,路过的采花少女送给了周泽楷一篮子花。
后来孙翔咬掉了所有花瓣。
我只是试试花的味道而已!孙翔这么在心底呐喊着,把屁股对准了周泽楷。

29.
第四天,小屋迎来了荣耀幼儿园的孩子们,兔子被摆的高高的,一群孩子围着他叽叽喳喳。
烦的要命的孙翔跳了下来,“啪嗒”一下就落在了其中一个孩子的脸上,然后跳到了地上。
小孩愣了一下,然后就“哇”的哭了起来。
孙翔就被一群小孩围追堵截了。
最后,猎人先生把兔子捧在手上,理发师给每个小孩都发了糖果,温柔的安慰他们。
被孙翔扑脸的孩子拿着糖拉周泽楷的裤子,给孙翔递糖,孙翔看着对方哭的红红的眼睛,别扭的吃了糖,用自己软软的毛蹭了蹭他的脸颊。
对不起啦,爱哭鬼。

30.
第五天,他们坐着马车穿越了整个城市,去草原上看星星。
他们搭了一个小帐篷,在夜幕降临时,周泽楷抱着孙翔,看着繁星慢慢布满了天空。
风抚过草地的声音,来自昆虫音乐家的演奏,还有鸟儿的欢快鸣叫。
孙翔想起了来到皇宫的吟游诗人唱的那只曲。
我心爱的人啊
爱上你只是个巧合
在繁星下
在草原上
只是恰好遇见
所以恰好爱上

31.
第六天,猎人带着兔子去狩猎。
孙翔的腿已经完全没问题了,在草地间跳来跳去。孙翔还看到了周泽楷的“猎犬”
是头帅气的灰狼,亲亲热热的舔了孙翔一毛的口水,让孙翔赏了恢复后的第一个飞踢。
那天的收获还算不错,但是孙翔的心情不太好。
林子里有只夜莺一直在唱歌,让孙翔想起了皇宫里那只呱噪的夜莺。
孙翔有点烦。

32.
第七天,他们去教堂祈祷。
位于市中心的教堂是全城最大的教堂,国王的加冕仪式,王子诞生的洗浴仪式,还有成人礼等,都是在这里举行的。
成人礼……该死的成人礼!
孙翔的这次出逃其实是为了逃避成人礼。
王子的成人礼是王国里很重要的一个仪式,标志这个王子已经长大了,应该开始学习管理王国。
但这对孙翔来说只意味这一件事:必须有人来好好打理一下他的头发,而不是自己随便剪剪就算了。
也就意味着,他有一对兔耳朵的事会在一天之内,传遍整个王国。
这就是个噩耗。
孙翔趴在座椅上看着周泽楷祷告。
温暖的阳光透过巨大的彩色玻璃折射到他的身上,连睫毛都染上了那缤纷的味道。
孙翔觉得自己慢慢的安心下来了。

33.
“当——”打破宁静的是教堂的钟,一大批的白鸽飞向了天空,孙翔看着地上的影子,混杂在小小的白鸽之间,一个人影飞快的闪过。
周泽楷念完了最后一句祷告词。
“愿主,保佑他光辉所照耀的所有生灵。”

34.
夜之女神降临了,用她带着星辉的薄纱笼罩了大地。
孙翔向他第一天来到这个小屋时一样,看着周泽楷的睡颜。
“咔哒……”窗户的卡梢自己提了起来,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深紫色带着闪光的烟雾飘了进来,由下到上化为了一位带着尖顶帽子的魔法师,和扭头看他的兔子打了个招呼:“晚上好,王子陛下。”

35.
魔法师王杰希,同时也是这个国家的占星师。
他一挥手,孙翔就变回了人类模样,耳朵立在乱糟糟的头发里。
“唔……”脖子上的颈链对兔子时候的他是打了不少,变成人类时却又勒的他喘不过气来。他伸手去解,却怎么也弄不开。
王杰希伸手一摸,那链子就掉了下来,孙翔忙蹲下身去捡,却半天不站起来。

36.
王杰希从衣服里掏出一只熟睡的兔子放在周泽楷的床边,拍了拍兔子的头,他对孙翔说:“记得把链子给它带上。”
“知道了,王大眼,不用你说。”孙翔的声音闷闷的,“你快点出去。”
王杰希拉了拉斗篷,又化为了一缕轻烟,飘荡而去了。
孙翔终于是哭了出来,拉着耳朵捂自己的眼,咬着牙不让床上的人听见。
一下一下的哽咽着。
我宁愿永远是只兔子啊……
这妖怪的样子,凭什么喜欢你……

37.
江波涛受到了一点小小的惊吓。
他只是起来倒杯水喝,就看到了一缕紫色的烟从周泽楷的门里飘了出来,绕着屋子里转了两圈,好像是在找落脚点,最后停在了自己的面前。
江波涛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那团烟变成了一个人,现在两个人之间只隔了约三厘米的距离,没后退的话大约就会被撞到了。
对方显然也没想到会有人,稍微瞪大了眼。
“占星师先生?”占星师的眼睛离近看了更有冲击力啊,这么想着的江波涛又退后了一步。
“……抱歉吓到你了。”王杰希也后退了一步低头拉了拉帽檐。不知道为什么江波涛觉得对方好像有点不开心。
难道是自己后退的那一步伤到他了?
这么想着的江波涛向前了两步

37.5
然后他们就跳起了舞。


38.
对方疑惑的抬起头来,江波涛又凑近一点,微微抬头直直的看进对方的眼睛里:“不会的。”
“不会的?”王杰希拉着帽檐看他。
“不会害怕的。你的眼睛里面,好像有星星呢,很好看。”江波涛笑着说。
王希杰愣了下,笑了,“谢谢。”

39.
“占星师先生那么晚来,有事吗?”江波涛也给对方倒了杯水,扭头看看周泽楷的房门,心里大约是有数了。
“嗯,叫我王杰希就可以了。”王杰希抿了一口水,也看向了周泽楷的房门,“这次来……”
门开了。
孙翔显然没想到江波涛也坐在那里,愣了一下迅速捂住耳朵冲了出去。
江波涛揉了揉额头,看王希杰:“这是?”
王杰希点了点头:“嗯。”
“队长会很难过的啊。”
“他接受不了?”
“接受?兔耳朵的事?这倒不知道啦,我说的是兔子跑掉的事情。”江波涛笑了笑,“猎人都不喜欢自己的猎物跑掉。”
“这倒不用担心,我有留下一只一样的。”王杰希又拉了拉帽子,起身,“我也要走了……对了,两天后就是王子陛下的成人礼陪,你来帮王子整理一下头发吧,你也看到了不是吗?”
“没问题。”江波涛也起身把人送了出去。
现在麻烦的事队长啊……猎人眼睛都很利的啊……江波涛心想,早知道渴死都不起来了。

40.
第二天,江波涛拉开门就看到的是自家捧着兔子的队长,脸上写满了委屈:“……兔子……”
……这算什么啦,带走一只狮子兔留下一只猫猫兔,占星师先生你故意的吧。



狮子兔和猫猫兔的区别可以去百度贴吧的狮子兔吧里看看.精品里有个帖子就是讲这个的.

评论(8)
热度(40)